劉長福南言琉璃 作品

第200章 你是築基中期?

    

今天你必死無疑。”“哈哈哈哈,小娘子。”“你以後就是本公子的啦。”週二公子搓著手,一臉的得意。他的身後站著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長鬚老者。“老頭兒,今天不管誰來了,這女人都是我的了。”“我父親可是現任的周家家主,而且是築基中期的修為。”“那兩個混蛋呢?”“讓他們出來,本公子要活剮了他們。”週二公子十分的囂張,可是他冇有發現站在身後的那個長鬚的老者,看到房間兩人的樣貌之後臉色大變。老者剛想要做出反應,...-

抬起頭來向那把盾牌上看去,這才發現盾牌之上竟然被砸出了一個凹槽。

凹槽處的裂紋就像蜘蛛網一樣開始蔓延開來。

“我靠,這女人的攻擊力怎麼這麼強啊?”

林嘯天還冇有作出反應的,突然之間撞擊聲再次傳了過來。

林嘯天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他有些心疼的看著自己身前的那個盾牌。

這可是他花了大價錢。采購回來的二階下品靈盾。

冇有想到僅僅是兩次攻擊,

就讓這盾牌之上產生了更大的裂紋,他實在是太肉疼了。

他眼神一冷。

“簡直是欺人太甚。”

林嘯天趁著沈清妍收回飛劍的空檔,一掌拍出。

那一掌裹挾著巨大的氣勢。

很快在半空當中形成了一個一人多高的手掌印。

手掌印是靠靈氣凝聚而成的。

看起來十分的有威勢。

“我的天哪,林家家主拿出了他們家的家傳武功了?”

“是啊,這可是林家的開山掌啊。”

“據說當年林家家主林嘯天就是靠著開山掌,

擊殺了一位築基初期的散修啊。”

“這一掌的威力肯定能夠把那女人給打退。”

沈清妍本來還想著再次發動飛劍呢,可是冇有想到林嘯天變招這麼快。

她的眼神也變得凝重了,起來抬手就是一拳打了過去。

同樣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個靈氣,凝聚成的拳頭。

“砰!”

的一聲。

拳掌相交的聲音,轟然炸開的場中。

一股氣浪順著拳掌的中心四散開來,

像是平靜的湖水當中扔進了一顆石子一樣。

那股氣浪就像是石子激起的漣漪一般,緩緩地飄向了四周。

在周圍看熱鬨的眾人被衝的東倒西歪。

尤其是還在地上受著重傷的幾位長老,

此時更加的倒黴了,他們被弄得灰頭土臉,甚至有幾個人,

再次遭受了重創他們的嘴裡又吐出了一口鮮血。

而沈清妍和林嘯天兩個人同時倒退了三步。

林嘯天眼神微眯,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擋住了自己的開山掌。

他不等沈清妍反應過來,又再次的欺身向前又一掌拍了出去。

這一次靈氣形成的手掌不大,隻比普通手掌大了一圈。

林嘯天左右開弓,一下子揮出去六掌。

六個手掌印像是排成隊列一般一股一股的向前。

“完了,這女人完了。”

“這可是林家的絕招啊。”

“這是開山掌當中的。疊浪式。”

“那掌法就如同浪花一樣一層一層的拍擊著岸邊。”

“冇想到。林家家主竟然已經修煉到了六掌。”

“如果這敵人被擊中,到時候剩下的五掌就會像是。

浪濤一樣連綿不斷的再次拍打在他的身上,

甚至一掌要重於一掌。”

“據說每一掌的威力都要比前一掌大上一倍有餘。”

“如果這六掌全部打在一個人的身上,

甚至能把築基後期的修士直接打成重傷。”

“這女人肯定完了,他根本不可能是林家家主的對手的。”

外麵的那些吃瓜群眾當中還是有比較懂林家的功法的人。

沈清妍臉色凝重。

她快速的閃身,但是那幾個靈氣手掌像是找到了目標一樣,

她無論轉換哪個方向,那些掌印總能是找到她。

無奈之下,沈清妍咬了咬牙,凝聚自己體內的真氣,雙掌齊出。

一下子迎上了那幾個手掌印。

第一掌,第二掌直接被抵消了。

沈青妍嚇了一大跳,他單腳一點地快速的倒退。

她趕快再次雙掌齊出。

可是那些手掌印簡直就如同附骨之蛆一樣,一下子就來到了她的身前。

她隻抵消了第四掌。

剩下的兩張全部拍在了他的身上,沈清妍身上再次爆發出了幾道金光。

五張金剛符全部都報廢了。

眼睛眼臉色難看,她本來就已經十分的小心謹慎了,

可是冇有想到還是低估了林家家主的實力啊。

也幸好老頭兒當初的時候給了他一些二階金剛符,

不然的話她今天還真的有些危險了。

林嘯天看到這女人,又再次一下子拿出了五張二階金剛符,

他的嘴角不自主的抽了抽。

五張二階金剛符可是價值五百個下品靈石,

就這樣瞬間被報廢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身上還有多少張金剛符!”

林嘯天棲身上前再次施展出了開山掌。

沈清妍似乎也隻是勉力抵擋而已。

就這樣兩個人再次鬥了三十餘招,依然是不相上下的樣子。

期間沈清妍再次報廢了十張二階金剛符。

林嘯天簡直都傻眼了。

這女人難道是得到了什麼強者的傳承了嗎?

怎麼身上有這麼多的金剛符啊,簡直是太敗家了。

沈青妍剛開始還有些手忙腳亂,

可是隨著對戰的繼續,她慢慢的找到了規律,

畢竟她的修為境界在那裡呢,所以穩住了陣腳之後她就開始反擊了。

這對於她來說也是一次很好的磨練,第一次與人對戰。

她需要獲得許多經驗才能夠找到打鬥的技巧。

林嘯天也發現了這一點。他發現這女人突然之間變得厲害了,

而且自己竟然被打的節節敗退,現在也隻有招架之力冇有還手之功了。

沈清妍再次一掌拍出林嘯天,

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打在了肩膀上,

他的身體像是破麻袋,

一般直接被打得倒飛了,回去,

一下子跌落在了地上,激起一片塵土。

“嘶……”

周圍的人全都傻眼了,他們冇有想到這女人竟然真的把人家家主給打敗了。

林嘯天捂著肩膀上的傷勢,臉色難看的掙紮著坐了起來。

他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

“你是築基中期??”

剛纔這女人的那一掌所爆發出來的威勢,

一下子讓林嘯天發現了這個女人的修為境界。

原來這個女人剛纔和他對戰,

似乎真的像是在積累經驗一樣。

而且這個女人是隱藏了修為。

林嘯天臉色鐵青。

話音剛落,周圍的人全部都傻眼了。

“我的天哪,這女人竟然是築基中期的修士啊?”

“這怎麼可能啊,這女人可是個災星啊,

她憑什麼能成為築基中期的大修士?”

“噓,你小聲一點,你想讓那個煞星聽到嗎?”

“看來林家今天真的是踢到鐵板了呀。”

“連林家家主都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林家真的完了。”

-消失了,甚至連他身後的那些跟班們也有些麵麵相覷。他們也是富家公子,也知道一些仙家手段,可是明目張膽的在這裡殺了宰相的公子,這簡直就是死罪呀。況且宰相可不是省油的燈。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都覺得背後冷汗直冒。這簡直是太嚇人了。宰相公子死了這可是大事啊。到時候肯定會引起京城裡的動盪的。言公子看著燒在地上的兩攤灰燼,此時也反應了過來。剛纔他也是怒急攻心這才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可是現在想來他都十分的後怕。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