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愛與瑰夏不可負 作品

第763章 三件事

    

作,那肯定就是這幾年啥都沒幹了。既然啥都沒幹,還想要優秀的考評?帶著“下下”的評語,滾回聖血宗敘職去吧。其實杜祐謙也不是不理解,因為有的鎮守,已經是築基中期,甚至還有築基後期的。看不起他這個修為隻有築基初期的鎮守使,不願對他低頭,似乎也是可以情有可原……個屁。總之,杜祐謙若想今後二三十年能順順利利地鎮守下去,不出什麼麼蛾子,搞定地頭蛇崇真宗和百花派是必須的。搞定麾下的其餘鎮守也是必須的。現在這兩宗...第763章

三件事

杜祐謙親眼目睹天庭分崩離析。

巨大的、富麗堂皇的宮殿再也無以支撐,先是一座兩座,然後引起了連鎖反應,下餃子一樣往人間界落下。

一直以來,雖在人間界的天空之上,但並不處於同一空間,始終蒙著一層神秘麵紗的天庭,終於向人間界露出了真正的麵容。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因為從今以後,再無天庭。

人們看到那無數山脈一樣高大巍峨,連綿不絕的宮殿,原本是莊嚴肅穆,讓人敬畏、尊崇,忍不住想要頂禮膜拜。

但此時,那些宮殿卻紛紛從高空墜落,因為高速的摩擦而在表麵形成了熊熊烈焰,就像是無數的隕星襲來,連天空都被染成了火紅,簡直如同末日景象。

人們紛紛尖叫躲避。

雖然躲避其實也沒什麼作用。

他們來不及細想宮殿墜落背後代表的含義,隻清楚地知道,若是這些宮殿墜落於地,將引發可怕的災難。

天塌了。

有誰可堪補天?

終於,有仙人出手了。

其以凡人難以理解的偉力,讓那些宮殿減緩了速度。

當終於有宮殿殘骸接二連三地掉落至地麵時,“轟隆隆”的爆炸聲不絕於耳,一朵又一朵蘑菇雲冒了出來。

雖然在殘骸附近,往往方圓數裡之內都生靈滅盡,但由於仙人出手讓其減了大半速度,至少沒有引發毀天滅地的震動和能摧毀整個人間界環境的爆炸。

“轟!轟轟!”

一塊又一塊的殘骸跌落,散佈的區域,正是後世的無盡荒漠。

這一整片區域,在未來數千年都難有任何生物存活,隨著時間推移,直到一萬多年後,才能開始緩慢地恢復生機,再次有生物定居。

而此時,這片廣袤的土地上,正在經歷數萬年來最大的滅絕事件,而所有人都無能為力——包括杜祐謙。

真仙倒是能做些什麼,可是他們都在為了迴歸仙界而準備,那些以偉力託舉殘骸的仙人,也不願意耗費太大。

劃破天際的巨大火球,映入杜祐謙的眼眸。

他並非在發呆,而是在嘗試動用春秋筆和歲月玉冊,改變現實,拯救生靈。

但是,或許是天帝此時也正在動用這兩件仙器至寶,所以他沒能爭奪來控製權,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這片土地化作煉獄。

雖然悲傷憐憫,但杜祐謙心誌堅定,不會因為做不到而自責。

他已經盡力了。

往好的方麵想,如果仙人們不出手的話,整個人間界都會被毀掉。

至少凡人是無法生存下去的。

天庭墜落的衝擊,遠遠超過地球上造成侏羅紀大滅絕的那一枚隕星。

此情此景,宛如一場盛大的流星雨,華麗,而又致命。

被仙人們以神通召來雨水熄滅的宮殿殘骸,因熱脹冷縮又迅速崩解為更細小的碎片。

水霧蒸騰,扭曲著空氣。

若是忽略其中的悲慘意味,這場景倒還挺壯觀的。

“不管看多少次,都是這麼壯觀,不是麼。”

帶著嘆息意味的聲音在杜祐謙心底響起。

杜祐謙驚疑不定,“原來我這不是第一次經歷了麼。你回溯過多少次時光了?”

“很多次了。”未來的他淡定地說。

“為何在我被偷襲時,不提醒我?”

“提醒了你,你又如何被偷襲而死呢。你若不被偷襲而死,又怎麼能躲過接下來接二連三的暗算,又如何能以旁觀者的角度,活到現在,來到這關鍵的節點。”未來的杜祐謙道。

杜祐謙人都麻瓜了,“所以,你明知我會被偷襲,卻不告訴我……你真是我親生的麼?”

“抱歉,我不是你親生的,我就是你。”

頓了頓,未來的杜祐謙繼續說,“我嘗試過很多次了,隻有我們死於第一波的偷襲,後繼才會有更多的展開。若是提醒自己,在第一波偷襲的時候不但沒事,還嘗試追查,那麼接下來的麻煩會讓我們疲於應付,導致錯過現在這個關鍵節點。”

在聽到兩次“關鍵節點”後,杜祐謙終於重視起來,“關鍵節點……我需要做些什麼?這些年我隱藏起來,以馬甲身份,什麼都沒有查到,沒人任何頭緒。”

“要的就是伱什麼都沒查到,若是過去這些年你有頭緒了,查到了蛛絲馬跡,根本就走不到當前的節點就會被迫逃逸,然後想辦法回溯時光改變歷史。相信我,我試過很多次了。”

杜祐謙直接問道:“幕後黑手是誰。”

“不能說……至少現在不能說。而且我也不清楚,查到了蛛絲馬跡,不代表我就能查清幕後之人的身份。說說現在你要做的吧,當前這個關鍵節點,有三件事要做。每一件,都很難。”

“先不說難不難,做成了這三件事,有什麼好處?”

未來的杜祐謙坦誠地說:“不知道。”

“為什麼會不知道?”

“因為這是最近才產生的破局思路,還沒有經過驗證。做了這三件事,或許能有好處,或許會變得更差,需要你來驗證。”

“好吧,”杜祐謙嘆道,“既然是為了自己做驗證,那我就試試。什麼時候開始,去做什麼,你說吧。”

“再稍等片刻。”

等待的時間,閒得無聊,杜祐謙問道:“混洞殿和太清殿,在十大殿裡有著最高的地位,這兩殿的修士,在修為到了一定程度後,可以借閱其他八大殿的功法,因為不管是走秩序之道,還是混沌之道,都需要博覽眾長。所以,其他八大殿的功法,我全部學會了。另外,我還感悟了刻在不知名材質上的原版《太上開天經》,可惜沒什麼時間去參悟。你回溯時光很多次了,應該在這過程中參悟了不少吧,把感悟傳給我。”

“其他九大殿的功法我全部學會了,太上開天經我也有不少感悟,不過傳給你也沒什麼意義……這麼短的時間,不夠提升你的鬥法能力。不過既然你要,我肯定會給,畢竟你就是我。等到做完這三件事吧!現在傳給你,難免會影響你的狀態。”

(本章完)地呼吸,隻有輕紗遮掩的飽滿胸口也劇烈地起伏,“鄉巴佬,你想死?”杜祐謙思考了片刻。現在很多人都在看著這裡。若是自己一劍把這坤修殺了,恐怕會讓人警惕,一會進了洞府,隻怕每個人都會提防自己。而若是自己示弱了,估計一會在蘇妙真人的洞府裡,會有很多人覺得能吃住自己,說不定就會有人上趕著來送大禮包。於是杜祐謙搖搖頭:“不想.”然後轉身就走。吵架是不可能吵的,永遠不和女人吵架,因為吵不贏。還不如不吵。遇到必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