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仙 作品

第127 章 蘇正國柳芳繼續包庇蘇子矜,引起了眾人的不滿

    

“行,那不叫弟妹了,叫嫂子,我就說叫嫂子嗎,都怪這個死胖子,非得讓我叫弟妹。”聞言,蘇逍遙的臉色更加黑了,顯然他說的並不是許傑說的那個意思。正當蘇逍遙準備再次教訓許傑一下時,身旁的林婉夏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突然開口道:“好了,我們先去點菜吧……………。”見狀,蘇逍遙隻好作罷,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後,便抬腳準備走。這時,他的腳步一頓,轉身看向了許傑,沒好氣的開口道:“對了,胖子呢?”許傑聞聽,像是...“什麼?你再說一遍?”

聽到蘇正國的話後,電話那頭似乎是真的重複了一遍。

而後便見蘇正國一臉震驚的放下了手機,對著蘇子瑞開口道:

“子瑞,跟我出去一趟,你子矜弟弟出事了。”

說罷,他也顧不得其他,拿起了外套便直接走了。

見狀,蘇子瑞幾人也幾乎是沒有絲毫猶豫,當即便跟上了蘇正國。

派出所內,蘇子矜已經被上了手銬,此時正被關在審訊室。

因為蘇子涵所提供的證據表明,蘇子月的那場車禍屬他的嫌疑最大。

再結合今天在醫院看到的一幕,如果此時蘇子涵要求起訴蘇子矜的話。

那麼警方就會在第一時間對蘇子矜展開調查,從而再進一步的獲取到一些有用的證據。

而與此同時,蘇正國和柳芳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到達了派出所。

很顯然,柳芳也接到了警方的通知。

二人剛到這裡,便見蘇正國對著一名警官開口試探性的問道:

“不好意思這位警官,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兒子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呢?”

見狀,一旁的柳芳等人也跟著附和道:

“對啊,警官,我兒子根本就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我想你們一定是搞錯了。”

然而一旁的警官聽到後,當即開口,十分肯定的開口道:

“沒有搞錯,現在已經有不少的證據都指向了蘇子矜,

我們隻等著起訴人過來立案之後,便可以開始對他展開進一步的調查。”

說罷,還將蘇子涵交給他們的監控影片拿給了蘇正國他們看。

“這……這怎麼可能?子矜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呢?”

即便在見到監控影片的那一刻,柳芳也依舊不肯相信,還在不斷的搖頭否認著事實。

然而就在這時,蘇子涵和蘇子寧也來到了派出所。

見狀,蘇正國和柳芳當即上前一步,對著二人開口質問道:

“子涵,子寧,這影片是真的嗎?”

聞言,二人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

這下,換成蘇正國和柳芳傻眼了,他們不敢相信。

自已從小看到大的這個養子居然連自已的姐姐都敢謀殺。

這一瞬間,柳芳似乎是承受不住事實,險些栽倒過去。

最後還是一旁的蘇子瑞等人將她攙扶住,這才穩住了身影。

這時一直保持沉默的蘇正國卻是開口了,對著警官說道:

“警官,我們能見見我兒子嗎?”

聞言,那名警官點了點頭,隨即便帶著蘇正國幾人來到了審訊室。

而審訊室裡的蘇子矜在見到蘇正國幾人之後,當即便激動的想要解釋。

然而蘇正國卻絲毫沒有給他解釋的機會,當即便上前一步。

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繼而開口說道:

“畜生,你這個畜生,你為什麼要害你二姐?你知不知道你毀了她一輩子?”

見狀,一旁的柳芳欲言又止,但終究還是忍住了想去阻攔的衝動。

然而蘇子矜見狀,頓時有些害怕了,而後便紅著眼眶開口解釋道:

“爸,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聞言,蘇正國臉色鐵青,咬牙切齒的開口道:

“你這個畜生,你到現在還在撒謊,那你說說,你在你二姐病房裡麵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聞言,蘇子矜頓時啞口無言,此刻的他該是無比後悔的。

後悔被蘇子涵引誘著進入了病房,後悔進入病房之後沒有立刻行動,而是說出了這番話。

以至於給別人留下了證據,也給自已留下了禍端………。

然而這時,一旁的警官卻對著蘇子涵開口道:

“這位女士,現在有了這些證據,已經夠了立案的標準了,

請問你現在是否需要立案,對蘇子矜展開進一步的調查?”

然而蘇子涵聽後,剛想開口,卻被兩道聲音打斷。

“不行,不能立案。”

說話的正是蘇正國和柳芳,隻見二人眼神堅定且異口同聲的對著蘇子涵開口道。

聞言,蘇子涵的眉頭一皺,當即開口質問道:

“為什麼?”

此刻不隻是蘇子涵和蘇子寧,就連一旁的蘇子瑞等人都有些不理解蘇正國和柳芳的做法了。

然而,麵對蘇子涵的質問,蘇正國剛想開口說話,但是考慮到旁邊還有警官。

於是便對著警官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笑,而後便拉著蘇子涵往外走去。

眾人見狀,當即跟了上去,她們也想知道蘇正國和柳芳兩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然而這時,審訊室的蘇子矜見到眾人離去後,心中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緊張。

相反,還有一絲得意和欣喜。

因為他剛剛從蘇正國和柳芳的態度中看出,二人並不想讓自已坐牢。

這也就意味著他很有可能會再次逃過這一劫。

驀然間,他的嘴角突然揚起一抹得意的笑。

另一邊,蘇子涵跟著蘇正國出了審訊室之後,便一直盯著蘇正國看。

而且眸中似乎還帶著一抹失望的開口問道:

“你把我拉出來是什麼意思?你不會是到現在還在想著要包庇那個畜生吧?”

然而蘇正國聽後,似乎是被蘇子涵說中了,有些尷尬的看向了另一邊。

良久,才見他突然嘆了口氣,隨即開口道:

“子涵,不是爸爸想包庇他,而是他不能出事,

如果他一旦出事的話,那麼誰來接手蘇家的這些產業呢?”

聞言,蘇子涵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蘇正國想要包庇蘇子矜的理由竟然會這麼荒唐。

即便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可她依舊對蘇正國的態度很是生氣。

於是當即冷哼了一聲,隨即看著蘇正國冷冷的開口:

“為什麼繼承蘇家的產業就一定得是他?難道就不能是逍遙弟弟?或者是三妹嗎?”

聞言,蘇正國的臉色猙獰了一下,隨即惡狠狠的開口道:

“別跟我提那個畜生,他都已經拒絕接手蘇氏集團了,

我能有什麼辦法?既然他看不上我們蘇家的這點小家業,那就不用管他了。”

說罷,又看了一眼蘇子寧,而後再次開口:

“至於子寧,她早晚是要嫁人的,所以蘇家的產業更不可能交給她了。”

“那你們心質問,你真的是想讓逍遙來接手蘇氏集團嗎?

你隻不過是想算計他,想借他的手來幫助我們蘇家度過這場危機,

從頭到尾你都是在想著怎麼利用他,還能怪逍遙不肯接手蘇氏集團嗎?”

“你……你不要再替那個畜生說話了,還是那句話,

我是絕對不會同意蘇逍遙接手蘇家的產業的。”

見蘇子涵已經將戳破,蘇正國乾脆就耍起了無賴。

聞言,蘇子涵當即冷笑一聲,隨即回懟道:

“那我也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撤訴的,更不會放過蘇子矜那個畜生…。”被蘇子月那個傻逼給坑了一下,這一來而去的可不就撐不下去了嗎,說來也怪,你說她去哪跳樓不好,非要去天城娛樂的樓上跳,這下好了,估計那個老總要把她的八輩祖宗都給拎出來罵一遍了。聞言,蘇逍遙也忍不住笑了,隨即便又開口問道:“那行,那你讓你老爸幫我聯絡一下他,我們見麵再談。”“好,你現在在哪?我過去接你。”說罷,蘇逍遙將自已的位置告訴了王胖子之後,便結束通話了電話。而另一邊,蘇子月此時已經醒來,可是當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