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爽黑啤 作品

第一章 仙帝重生

    

到錘鍊,提升修為。不過尋找父母這種事隻能慢慢的循序漸進,看緣分了。從這一刻,青帝唐龍就以秦浩東的份開始了新的人生。對了,不知現在是什麼年代?他的元神是破碎虛空而來,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他起床頭破舊的大米手機看了一眼,顯示是華夏曆74年7月2號。他被乙木真人帶走是華夏曆70年1月1日,距離現在不到五年的時間。不論什麼時間,他青木帝君在修真界叱吒風雲,既然重生了也不能是凡夫俗子。不過現在修為、法...深夜,江南市江南醫院實習生宿舍。

一個原本正在睡的年輕人猛的坐了起來,當看清四周的景之後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

「這……這是地球?我不是在渡天劫嗎?怎麼會在這裡?難道……難道……我回來了?」

青木帝君唐龍,修真界五大仙帝之一,可惜在渡劫過程中隕落在九霄神雷之下,骨無存。

令唐龍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地球上重生了,縱然他向來玩世不恭、遊戲人生,但能回地球重生還是讓他欣喜若狂。

他原本是地球上一個失落的小職員,因為木屬質被迷路經過地球的乙木真人帶到了修真界。

五百年來,雖然他憑藉驚人的天賦一躍為修真界五大仙帝之一,但對於地球還是無比思念,隻可惜找不到回來的路,沒想到渡劫失敗後一縷元神回到地球,圓了他多年的夢想。

「不對呀,自己隻剩下殘破的元神,這又是哪來的?」

唐龍慢慢閉上雙眼,片刻之後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九霄神雷之下,他一縷元神破開虛空回到了地球,無意識下與這的主人完了融合。以青木帝君元神的強大,縱然隻剩下一縷殘魂也比凡人強大上千百倍,融合後自然佔據主導,為的新主人。

唐龍不由嘆造化弄人,這種小概率的事卻接連被他遇到。事到如今,也隻能對這的原主人說聲對不起,看看他有什麼心願,自己幫他完。

主人的靈魂並未消散,而是被唐龍強大的靈魂所融合,保留了完整的記憶。

他秦浩東,是一個孤兒,被一名老中醫收養,現在是江南醫學院大四的一名學生,假期在這裡實習。

老中醫的熏陶,他最大的願就是找到自己的父母和發揚中醫。

發揚中醫?這好辦!

論醫他是修真界第一人,修鍊的青木長生功也能在治病救人中得到錘鍊,提升修為。不過尋找父母這種事隻能慢慢的循序漸進,看緣分了。

從這一刻,青帝唐龍就以秦浩東的份開始了新的人生。

對了,不知現在是什麼年代?

他的元神是破碎虛空而來,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他起床頭破舊的大米手機看了一眼,顯示是華夏曆74年7月2號。

他被乙木真人帶走是華夏曆70年1月1日,距離現在不到五年的時間。

不論什麼時間,他青木帝君在修真界叱吒風雲,既然重生了也不能是凡夫俗子。不過現在修為、法寶都沒了,一些都得重頭開始,還要抓修鍊。

想到這裡,秦浩東盤膝坐在床上,開始修鍊青木長生功。過了許久,他輕輕吐出一口濁氣,雙眼芒閃。

「看來地球的靈氣還是太匱乏了,以他渡劫期的元神為基礎,一次修鍊竟然隻能達到練氣中期,連築基都沒有完。」。

秦浩東搖了搖頭,不過也沒有辦法,隻能耐著子慢慢來。

正在這時,旁邊的大米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是主任醫師馬國強來的電話。

這傢夥在醫院裡是出了名的貪財好,昨天在辦公室裡意圖非禮一個實習生,剛好被秦浩東撞破,今天打電話來肯定沒好事。

心裡想著,秦浩東還是按下了接聽鍵,電話那邊傳來馬國強難聽的公鴨嗓:「小秦,今天晚上急診科缺人,你加個班。」

秦浩東說道:「馬主任,我剛剛上了兩個班,今天應該休息了。」

「年輕人多乾點活沒什麼,要對得起醫院給你的實習機會,到時候我會給你寫好評語的。」

說完之後,馬國強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秦浩東立即明白,老鬼開始找自己麻煩了,而且有意提起實習檔案的事,明擺著帶有威脅的意味。

不過沒辦法,實習鑒定握在馬國強的手裡,自己還要發揚中醫呢,總不能剛剛接手這就留下不彩的一筆,他起換好服,向急診室走去。。

電話那邊,馬國強胖的大臉上出一冷笑。他老早就看上了那個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下手的機會卻被破壞,這讓他很不爽。

如果秦浩東有後臺也就算了,偏偏還是個沒錢沒背景的窮學生,今天晚上剛好值班,他要給這個不知深淺的實習生一點看看,讓他知道在江南醫院什麼人不能招惹。

秦浩東來到急診科立即進忙碌狀態,這裡本來就是全醫院工作量最大的科室,而且馬國強有意刁難,什麼活兒都讓他乾,甚至連紮吊瓶掛水這種活也都安排給了他。

看著忙得團團轉的秦浩東,馬國強心中無比得意,著大肚子走了過來,冷笑著說道:「實習生就要有實習生的覺悟,要醫沒醫,要經驗沒經驗,多乾點活也是應該的。」

秦浩東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其實這些工作對於自己來說本不算什麼,相反是一種修鍊。

「這麼說馬主任的醫很好了?」

「那當然,馬主任我之所以不到四十歲就做到了主任醫師,在江南醫院也算是德高重,院長都對我高看三分,靠的是什麼?是湛的醫。」

馬國強這話說完旁邊的小護士都笑了,他醫遠比不上溜須拍馬的本事,這點醫院掃地的都知道。他能混到主任醫師的位置和醫沒有半點關係,靠的就是他老師張天和。

張天和是江南市首屈一指的醫學專家,醫高、人脈廣,就算江南醫院的院長溫長江也要給他三分麵子。

「以後把眼睛放亮,要弄明白這個醫院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不要乾那些讓人不高興的事。隻要馬主任我開心了,在醫上多指點你一下,將來夠你用一輩子……」

馬國強正滔滔不絕地說著,急診科的大門一開,走進一對中年夫婦。人弓著腰,手按著肚子,蒼白的臉上神極為痛苦,在中年男人攙扶下步履蹣跚的走了進來。

「大夫,快幫著看一下,我老婆肚子疼的厲害。」中年男人神態焦急的說道。

「別著急,有我在,沒事的。」馬國強擺出一副名醫的派頭兒,問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中年男人答道:「就在剛才,吃完飯突然就肚子疼。」

馬國強又問了幾個問題,然後一邊填寫方單一邊對小護士說道,「急胃腸炎,馬上準備輸。」

「大夫,麻煩您快點兒吧,我老婆要不了了。」

「拿著這個去款拿葯,胃腸炎很好治,打上吊瓶馬上就好。」

馬國強說著將手裡的方單給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拿到手裡急匆匆的就要去款,這時秦浩東道:「等一下!」

「醫生,有什麼事嗎?」中年男人詫異的問道。

「不要去了,你老婆本就不是胃腸炎。」

秦浩東這話一出口,所有人的臉都變了,馬國強的臉立即就沉了下來。

「秦浩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當然知道!」秦浩東玩味的一笑,說道:「我在說,江南醫院德高重、連院長都要高看三分的馬主任,你誤診了,病人本就不是胃腸炎。」

「誤診?胡說八道,病人的癥狀就是急胃腸炎,我怎麼可能會誤診?」

馬國強氣急敗壞的道。

見兩個醫生意見不統一,中年男人有些慌了,焦急的說道:「醫生,我到底聽誰的啊?」

秦浩東說道:「你老婆這是心臟病,本就不是什麼胃腸炎。」

「你……秦浩東,別忘了你自己是什麼份。」馬國強又對中年男人說道,「不要相信他胡說,他本沒有行醫資格,隻是一個實習醫生,我纔是醫院的專家、主任醫師,而你老婆也確確實實的是急胃腸炎……」

他正唾沫橫飛的說著,突然間中年人撲通一聲摔倒在地,臉越發的蒼白,開始了輕微的搐,裡不住的往外吐著白沫。

「呃……」

馬國強再也說不出話來,此時他就是再笨也能看出來,中年人的發病癥狀是心臟病,而不是胃腸炎。

「大夫,怎麼辦?」

中年男人頓時慌了手腳,神焦急的看向馬國強。

「這是心臟病,趕快轉診吧!」

馬國強有些慌了,如果因為他的誤診導致這個人心臟病發死在急診室,他絕對不了責任。

「來不及了。」

秦浩東說著從口袋裡出一個針袋,開啟之後出數百銀針,他出手如電,極速將十幾銀針刺人口的大。

他自學習中醫,銀針是隨攜帶的必備品。

「秦浩東,你要做什麼?」

馬國強剛要出手阻止,卻見銀針刺之後人的癥狀開始明顯好轉,臉恢復了的紅潤、呼吸穩定下來,也不再口吐白沫了,臉上的痛苦神一掃而空。

「這……」

不但馬國強膛目結舌,中年男人和兩個小護士也是驚得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年紀輕輕的秦浩東竟然有如此逆天的醫。

人的急心臟病雖然來勢洶湧,但並不太重,秦浩東用銀針幫疏通經脈之後就恢復了正常。

收起銀針,秦浩東拿過中年男人手中的方單,在背麵又給他寫了個方子,「你老婆的心臟病並沒有痊癒,按照這個方子吃藥,半個月之後就沒事了。」不到回來的路,沒想到渡劫失敗後一縷元神回到地球,圓了他多年的夢想。「不對呀,自己隻剩下殘破的元神,這又是哪來的?」唐龍慢慢閉上雙眼,片刻之後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九霄神雷之下,他一縷元神破開虛空回到了地球,無意識下與這的主人完了融合。以青木帝君元神的強大,縱然隻剩下一縷殘魂也比凡人強大上千百倍,融合後自然佔據主導,為的新主人。唐龍不由嘆造化弄人,這種小概率的事卻接連被他遇到。事到如今,也隻能對這的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