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長福南言琉璃 作品

第199章 現在該我了

    

炸,那威力簡直太大了。甚至堪比於金丹期大圓滿的修士自爆金丹。隻聽到轟隆一聲巨大的蘑菇雲升騰了起來。現場一片狼藉,趙無極也被這巨大的氣浪震著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趙無極吐出一口鮮血。抬起頭來,這才發現剛纔所在的那個地方竟然被炸出了一個大大的深坑,周圍的那些弟子全部都被炸得屍骨無存。趙無極心中一陣的後怕。如果不是自己機警快速的閃身躲開,那麼自己現在已經被轟成重傷了吧?而他現在也隻不過是內臟稍微...-

林家的五位長老就已經全部落敗,而且全部受了重傷。

“嘶……”

周圍的吃瓜群眾們也全部倒吸了一口涼氣。

本來以為。這女人已經很厲害了,可是冇有想到。

麵對林家的五位長老,竟然隻用了一招。

眾人紛紛,滿臉的不可置信。

林嘯天的臉色鐵青。

看著倒在地上的五位林家的長老,他腦中突然之間閃現了一道靈光。

接著十分震驚的脫口而出。

“你是……築基期?”

他的話一出口,

周圍的人群當中似乎被扔進了一個炸雷,一般。

“什麼??”

“這個災星竟然是築基期的修士了?”

“這怎麼可能呢?”

大家對於築基期的修士心中可是有概唸的,

整個青山城當中也隻有三大家族當中修為最高的人纔是築基期,

而且三大家族每一個家族也隻有一個。

這就相當於戰略武器一樣。

一個築基期的修士,完全可以改變青山城現在的格局。

眾人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是築基期修士。

倒在地上身受重傷的五名長老,對視了一眼,

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驚駭之色。

“築基期!!!”

“嘶……”

沈清妍纔不管周圍人的震驚了,她今天是來報仇的。

林嘯天強行的壓製住了自己心中的激動。

“你這個災星竟然已經達到了築基期的修為了。”

“但是你以為我們林家是這麼好欺負了嗎?”

“你一個區區築基初期的修為,就敢來我們林家撒野,

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林嘯天向前走了一步,他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

一股強悍的氣勢,馬上遍佈了全場。

眾人全都渾身一震。

“林家主要發威了。”

果然林嘯天手中多了一把小劍。

“雖然,這女人是築基期的修士,但是林家主可是老牌的築基期修士啊,

他已經在二十幾年前就已經是築基初期的修士了現在肯定修為更高了。”

“這女人還是有些托大了呀,

還以為築基期修士能在青山城橫著走嗎?”

“看到了吧,林家主一發威這女人肯定會乖乖的被打趴下的。”

周圍的那些吃瓜群眾們還是站在林家這一邊的,

因為林家在青山城當中,已經儼然成為一大霸主了!

“林家主曾經在二十年前就親手斬殺過一個築基初期的修士。”

“想必現在肯定更加的厲害了。”

眾人全部都是議論紛紛,都認為林家主必定能把這個女人給拿下。

不過這個女人還是給大家帶來了許多驚喜的,

尤其是這女人從一個普通人直接晉升成了築基期的修士,

還是令許多人側目的。

許多人都十分羨慕這個女人的狗屎運。

林家家主伸出右手食指向前一點,

他手中的飛劍一下子飛了出去。

那飛劍快若閃電,一下子就來到了沈清妍的麵前。

林嘯天想要把沈清妍直接斬殺。

沈青妍站在地上一動不動,飛劍馬上快要刺進他咽喉的時候,

她身上突然一陣亮光閃起。

“二階金剛符!!”

林嘯天吃了一驚。

他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的身上竟然會有這麼貴重的東西,二階符籙,

可是需要花費很多的靈石才能夠買得到的。

據他所知,二階金剛符最少需要一百塊下品靈石。

林嘯天並冇有氣餒,他食指向回勾了一下,

那把飛劍瞬間回到了他的麵前,懸浮在他的眼前。

“哼!你以為你有二階金剛符,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

林嘯天單指再次點出那把飛劍,以更快的速度。

一下子竄了過去,這次他冇有直擊沈清妍,

而是操控著飛劍不斷的在沈清妍的身邊轉著圈。

每轉一圈,那把飛劍就打擊一下沈清妍身上的金剛符。

沈清妍的身上也會亮起一陣亮光。

飛劍的速度越來越快,沈清妍的二階金剛符承受了二十幾次打擊之後,

轟然一聲直接碎裂。

林嘯天冷冷一笑,再次操控飛劍,一下子展現了。沈青妍的喉嚨。

而沈清妍也隻是不緊不慢地側過身去,

那把飛劍順著她的脖梗邊緣一下子穿了過去。

沈清妍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把飛劍的刀鋒之上。

那股寒冷的氣息。

真的是差之毫厘就馬上就能夠把這女人給殺死了,

林嘯天不甘心再次操縱飛劍,不斷的攻擊沈清妍。

沈清妍隻是利用自己的身法不斷的閃躲。

就這樣兩個人交手了三十幾招之後,

林嘯天額頭上的汗水漸漸的流了下來。

這樣長時間的操控飛劍是很消耗靈氣的。

林嘯天發現這個女人簡直太難纏了,他乾脆把飛劍召了回來。

他冇有想到這女人的身法竟然如此的獨特。

雖然他不斷的操控著飛劍上下左右不斷的攻擊,

但是這個女人總能在關鍵的時刻躲過去。

林嘯天收回了飛劍。

而沈清妍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怎麼,難道沈家主隻有這兩下子嗎?”

“哼!”

“既然這樣的話,那該輪到我發動攻擊了。”

沈清妍心念一動,從儲物戒指當中拿出了一把飛劍!

那把飛劍拿出來的一瞬間,林嘯天瞳孔猛縮。

“二階極品飛劍。”

他還是很識貨的,冇有想到這女人身上竟然還有這麼高階的飛劍。

他剛纔的那把飛劍也隻是一階上品飛劍。

即使是這樣,也是花了很大的代價讓煉器師幫他煉製的。

他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輕輕鬆鬆的就能拿出來一把二階的飛劍,

而且還是極品的。

林嘯天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了一絲貪婪。

如果這把飛劍在自己的手中的話,肯定會發揮出更大的威力的。

此時沈清妍眼神一凝,

單指一點,那把飛劍快速的飛向了林嘯天,

同樣的招式同樣的位置,那把飛劍直刺林嘯天的喉嚨處。

沈清妍也是簡單直接。

冇有多餘的招式。

林嘯天見狀,趕快一拍自己的儲物戒指。

一把小盾出現在他的手中,他趕快注入靈氣,

那把盾直接變大擋在了他的身前。

“砰!”

那把盾牌竟然震了震。

林嘯天十分的驚訝,他剛纔被震的有些虎口發麻。

-己的道觀外麵圍了座廟不說,撿來的小閨女跑去唸書了,僵口逃生的小徒弟搖身一變成了主持。說好的隻睡十年就起來,這下睡了三百年,棺材板都要壓不住了,小姑娘還能認自己這個爹嗎?“爹爹,要不要吃個果子”小閨女手捧一把剛從自己頭頂摘下的紅果子“師傅,你想吃烤兔子還是麻辣兔丁?”光頭小徒弟念著阿彌陀佛PS:無CP,父女情,師徒情,有笑有哭也有刀,降維式打擊小怪獸,狐仙,吸血鬼,我這裡通通都有。鬥羅:落地98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