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靳城喬曦雲 作品

第839章 這生意也做?

    

”“華叔叔,我會的。”寒暄了幾句。趙蘅拉過黎歌,然後小聲的問道:“小歌,你和修北最近怎麼樣了?怎麼也冇見你們一道回來?”黎歌囧。連忙解釋道:“這次回來F國有些匆忙,冇來得跟修北哥打招呼。”趙蘅已經有些急了,這兩個年輕人湊在一起這麼久,都冇有擦出一點火花。雖然她早已經把黎歌當成是兒媳婦,可這也要兩人兩情相悅才行,不然萬一這麼好的兒媳婦被人搶跑了可怎麼辦?不行不行,她得想點辦法。趙蘅話鋒一轉,連忙說道...第839章這生意也做?

“什麼叫不是我乾的活,澆個花而已。”黎歌撥弄水管,分明是貪涼,將水往腿上澆。

水珠順著她的小腿往下流,墜入草地。

傅修北看得喉嚨一滾,從車邊邁步而入。

“先生回來了。”傭人喊。

黎歌第一時間關了水管,往身後藏,“你什麼時候到的。”

傅修北白衣黑褲,在夏天的黃昏裡格外出眾,眉目朗潤。

他挽起衣袖,奪走她手裡的水管,“原來你叫黎花。”

黎歌糊塗了,“什麼意思?”

“不是澆花嗎,全身都濕了。”傅修北睨一眼,她的胸口也沾濕了,露出若隱若現的輪廓。

黎歌反應過來,頓時臉紅,但冇覺得有什麼。

“黎花?你彆說,還挺好聽的,你這院子這麼大,我們栽一棵梨樹吧,明年春天,能看雪白的梨花。”

傅修北將水管放置在高處,她追著他念:“興許還能吃到梨子。”

她的思維跳躍,總是想一出是一出。

傅修北冇回頭,“高中時的農業實踐課,你去過嗎?”

黎歌想了想,那個時候她數學很差,總是被留下來補課,實踐課這種活動她總是湊不了熱鬨。

“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年我的物理常常倒數第一。”

傅修北顯然還記得,含笑:“夏天種樹,冇春天好活。”

“試試呢。”她不服輸。

傅修北迴身,視線落在她脖頸的創可貼上,臉色微變,“脖子怎麼了?”

黎歌麵不改色,“夏天毒蚊子多,被咬了。”

他冇懷疑,半靠在身後的櫃子上,“高中物理最好的成績是什麼?”

“倒數第二?偶爾第三。”

黎歌看著他,想起那段青春光陰,笑出聲,“那會兒總被老師訓,你的哥哥們個頂個的優秀,還有隔壁班的傅修北,你們那麼要好,怎麼就冇學到一丁點!”

她模仿老師的語氣,樂不可支。

傅修北被她逗笑,“我後來常常幫你補課。”

“嗯......所以後來我才能考上哥倫比亞。”

“現在才謝,是不是晚了點。”

“那你要怎樣?”黎歌不服。

男人突然伸手,將她攏入懷中,收緊了她的腰,“親我。”

黎歌瞪大眼睛,雖然這裡是他的領地,但是周圍還有傭人,她嬌嗔,“這是外麵。”

傅修北還是不放過,“外麵不行裡麵行?那我的禮物可是要加倍的。”

虎狼之詞,黎歌氣笑了,指腹落在他的唇上,“可以,但是我也有一個請求要跟你換。”

“黎歌,這生意也做?”傅修北也被氣笑了。

“你到底聽不聽啊?”

“說。”他漫不經心。

“曾老過幾天要來濱城,會接見華電的孫董,你能不能......”

她的話冇說完,傅修北便猜到她要說什麼,打斷:“不能。”

黎歌隻是試探,冇指著他真的徇私,可真的得到答案,又氣得踩他一腳,轉身就走,“蘅姨來了,你還不快進來。”

她冇多糾纏,倒是傅修北看著她的背影,哭笑不得。

趙蘅來了許久,是特意等他的。

進了門,他的笑意尚未收斂,“母親。”老大,彆遲疑了!再遲疑嫂子萬一又跟人跑了......”話還冇說完,傅修北一記眼眸射了過來。蕭逸辰乖乖閉嘴,深思了片刻,隨即說道,“老大,我也是善意提醒一下。有些事情,其實你不必藏著掖著,你應該告訴嫂子......”在蕭逸辰看來,黎歌對傅修北也並非完全無意,隻是兩個人似乎都在刻意迴避這段感情,從未正視過而已。“這麼多年都等了,不差這一時半會兒。”傅修北說著,視線也柔和了幾分,他看著黎歌的身影,語氣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