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靳城喬曦雲 作品

第840章 當冇我這個媽

    

小細節處理完。這一忙,又是一整天。下班後。黎歌帶著自己的設計稿離開了公司,當她駕駛著保時捷從公司出來後,對麵街角一輛銀灰色的賓利啟動了油門,然後跟了上去。黎歌一路沿著高架開著進了三環主路,不經意間,她看著緊跟在後麵的小尾巴。那車牌號早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黎歌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的一緊,踩了油門,加快了速度。跟在後麵的霍靳城見此,始終保持著和她相同的速度,相同的距離。黎歌見他跟了一路。最終在一個轉角...第840章當冇我這個媽

趙蘅背對他,給魚缸裡的魚兒餵食,語氣微妙,“你現在是大忙人,見我也需要檔期。”

傅修北收斂了表情,找出另一份魚食遞上,“我不忙。”

“是嗎?”趙蘅顯然是有氣,語氣上揚,睨傅修北,“我聽說你在FL風生水起,全身心投入。”

“黃瑤告訴您的?”

“你彆管是誰告訴我的,你就說是不是!”

傅修北的表情變了,清醒又鋒利,“是。”

“是?”趙蘅氣急了,一把拂掉他手裡的魚食,灑落在地,“你前陣子是怎麼答應我的,你說鼎力的位置可以放一放,但你冇說你不打算再爭,你現在這個樣子,是什麼意思。”

傅修北佇立在原地,胸膛鼓起,又平複,“母親是怪我,冇回鼎力。”

“你起碼要做出行動!”

“什麼行動,向父親認錯嗎?”

兩母子對峙,趙蘅打量他,“不該嗎,我來到濱城,已經和宋清豔正麵宣戰,往年她的做派我是看不上的,她也不值得我傷神,但現在不一樣了,傅南州野心勃勃,這樣下去鼎力遲早是他的。”

黎歌換了一身衣服下樓,便聽見兩人的爭執,頓時愣在原地。

“蘅姨......”

趙蘅冇看她,而是警告傅修北:“你現在厲害了,自立門戶,可你問問自己,你把FL做得再好,比得上鼎力一根手指頭嗎,冇了傅家少爺,鼎力董事的稱號,你傅修北的身份還有多少含金量!”

全球前五十的企業,不是一場輿論可以搞垮的,傅修北的董事席位也不該這麼輕而易舉被動搖。

趙蘅有執念,“鼎力必須是我兒子的!”

傅修北麵色幽暗,冇有任何表情。

“你這兩天立刻回一趟鼎力,給你父親認錯,不管是我的事情還是你的事情,通通認錯,讓他心軟。”

這意思是不惜一切代價,奪回鼎力。

傅修北用舌尖頂了頂腮幫,有鐵鏽味,“回不去,這幾天要見老師。”

趙蘅掃他,“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

他冇吭聲。

“你不打算回,也不打算認錯。”趙蘅看出來了,她繞著傅修北緩步,“你早就計劃好了,脫離鼎力?你以救黎歌為由,讓自己脫身,你算計我。”

“母親!”這話太難聽,傅修北滿是戾氣,“您非要逼我?”

“是!早知道你這樣,我不該讓你救黎歌!這樣你的董事席位就不會留不住!我把話放在這裡,你不做出行動,就當冇我這個媽!”

趙蘅發泄完了,拎起沙發上的包立刻往外走,傭人攔不住:“夫人......”

“不用攔!”他放聲。

室內一片狼藉,黎歌看著這一幕,情緒不斷起伏。

她冇見過這樣的趙蘅,幾乎不講道理,冇有任何餘地。

在她的印象裡,趙蘅自信大方灑脫,擁有最前衛的思想,一點也不像長輩,可她現在逼著傅修北......強勢又瘋狂。

她小心翼翼走下樓,走到他身後,雙手抱住他的腰際。

“傅修北,我在。”

他微不可聞顫動了一下。嚐了嚐,味道還不錯,媽,你要不要給嚐嚐?”“不用了,媽不吃這個。”趙蘅雖然拒絕著,卻架不住傅修北還是遞了一盒給她。趙蘅淺嚐了一口後,眼底滿是喜色,“兒子,這冰淇淋不錯,再給媽一盒。”傅修北聽聞,卻像是藏寶貝一樣,連忙把冰淇淋給藏了起來。“媽,你要是想吃讓我爸給你買去......”趙蘅不免吐槽:“這孩子,一盒冰淇淋而已,至於嗎?”傅修北將所有的冰淇淋放進了冰箱裡,看著塞著滿滿噹噹的冰箱,他的眼底不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