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相思薄北沉 作品

第1章

    

過於曖昧了,可眼前這個人,是我未來丈夫的大哥,我到底是在乾什麼!我像是一瞬間的清醒,腳下步子往後退了好大一步。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了男人的目光,有幾分的冷漠,像是剛剛的風,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為我把衣服披好,鬆開了手,我的身體像是瞬間的沒了禁錮,卻有幾分落寞。他側過身子,再站在哪兒抽煙,氣氛沉默,但煙很快就抽完了。他偏頭,再朝我看來,“上車,我送你回去。”這一次,他目光淩厲,分明寫滿不可抗拒。我隻好把到...家族麵臨破產,剛滿二十歲的我臨危受命,接受聯姻安排。

隻是新婚夜,我沒等來心中的新郎,卻等來新郎的哥哥。

“大......大哥??”

“乖,叫老公!”

1

京都,君悅酒店,三樓包廂。

“親家,我叫人看過了,下月初一就是個好日子,不如就讓相思嫁進薄家?”

今晚,是我家和京都第一名門薄家的聯姻宴。

三個月前,我家公司因為我爸決策上的一個錯誤,出現了財務危機,撐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

我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公司倒閉,父母受苦,所以,我選擇放棄了自己在南方的學業,回到京都,接受了以聯姻挽救家族的命運。

隻是——拋來橄欖枝的居然是京都第一名門薄家。

這叫我很不可思議,但不得不承認,這對於我們家來說,又是非常爭臉的事情,畢竟自我們家出現危機之後,捧高踩低的人不少。

“相思,你......”

隻是這會,我爸媽在聽到薄老爺子說下個月初一就結婚時,也還是覺得有些的倉促,趕忙!

今天已經是十月二十多號,距離十一月初一,不到一週時間。

父親看向我,征詢我的意見。

我心裡是很想說不的,我才剛剛二十歲,正是花樣年紀,卻要嫁做人婦。

但這個決定是我自己做的,就沒有回頭路。

再者,我要嫁的人是薄家二少爺薄景燁,我們年紀相仿,從前也有過一些淵源,我對他也不是全無好感。

“爸媽,薄爺爺,我沒意見。”所以,這會,我對著我爸點了點頭。

“好好好!那就下月初一,就下月初一。”

我答應了之後,薄老爺子很高興,他哈哈大笑起來。

就此,我和薄景燁的婚期就算定了下來。

“薄爺爺,爸爸媽媽,這裡麵有些悶了,我能不能出去走走,透透氣?”

包廂裡,氣氛輕鬆而愉悅,隻是我的心裡還是有點難受,我想要出去透一口氣。

尤其是......薄景燁,他今晚沒來。

“相思。”

隻不過我聲音一落下來,父親就嗬斥我了,他覺得這樣的場合,我不應該這麼不懂禮數。

“沒事沒事。”

不過薄老爺子卻一點也不介意,好像還有點高興的樣子,用力的朝我揮了揮手,似乎還在讓我快點出去,趕著我去見什麼人。

我有點不理解,但是也沒有再多想。

我從包廂出去,又坐了電梯往下。

一路上,我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並不知曉這個時候,君悅的門口正駛來了一輛豪車,有個高大俊美的男人從車上下來,正往電梯這邊走。

“嗯?”

直到我這裡電梯門開,腦瓜門被個什麼東西抵住!

“對,對不起......”

我才反應過來我差點撞到人,趕緊道歉。

隻是站在我身前的男人,他卻一句話都沒有說,隻是默默的收回手,高大的身軀擦過我,走進電梯。

這一瞬間,我莫名有點好奇他的長相,我不由扭過頭看了一眼。

“大,大哥?”

這下,我倒是驚訝了。

我沒想到,進到電梯裡麵的男人居然是薄景燁的哥哥,薄北沉。

我看著他,薄北沉聽到我的聲音,抬起頭,淩厲的眉眼微挑,似乎有點微微的詫異和打量。

他這是什麼表情,我有什麼不妥嗎?

我正要說話。

他卻開了口,他說:“你喜歡叫我大哥?”

我:“???”

我以後是要嫁給薄景燁的,不叫他大哥,難道叫老公嗎?

我搖了搖頭,覺得有點荒謬,也就沒有再回答他這句話,而是幫他指路岔開了。

“大哥,您是來找薄爺爺的嗎?他們在三樓。”

這些年,我雖然一直生活在南方,和薄家,除了今天的談婚論嫁之外,都沒太多交集。

尤其是眼前的這個男人,我從未在私下和正式場合見過他。

可各種報紙雜誌,新聞媒體,我早就和同學們把他的臉扒了個儘。

因為薄北沉的臉是被譽為z國最帥,哦不,不是,是全球最帥的一張臉。

隻不過,我這麼近距離看,是覺得他要比視訊和報紙上更具衝擊力。

他一頭細碎短發,深邃的眉眼,挺拔鼻梁,緋薄的唇線,刀削斧砍般的輪廓,當是真猶如被上帝精雕細琢過般,太過完美,毫無瑕疵。

就是......人太冷了,他那麼的高,站在電梯裡麵,好似巨人,他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場,簡直冰凍三尺。

我其實是有點怕的,可轉念一想,我馬上就要嫁給薄景燁,成為他的弟媳,往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也就沒那麼畏懼。

“大哥,我帶你去吧。”

想到這裡,我乾脆重新跨進電梯,準備同男人一起上去。

隻是——

電梯門才一關上的時候,我就後悔了。

這酒店是很好沒錯,但是這電梯怎麼感覺很窄。

我感覺男人的胸膛就貼著我的背,他的呼吸也輕輕噴灑在我的腦袋,脖子/

我背上莫名有一陣又一陣的酥感。

真是瘋了,這可是我未來老公的大哥!動容。我會努力的把婚後的日子給過好,如果薄景燁願意的話。我這麼想著,一旁我媽媽大概也是窺探到了一些她的想法,她站到我身邊,伸手握住我的手,安撫鼓勵似的拍了拍。我們相視一笑。隻是......這個時候的我們根本沒有想到,一切並不如同我們所預料的一般!我所要嫁之人並非是我所想的薄景燁,而本來就是薄北沉。......“喂,大哥,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我是在傍晚時分接到薄北沉的電話的。起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