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放手讓竹馬和白月光狗咬狗 作品

第566章

    

並無大礙,那為何會一直昏迷不醒?”老大夫看了我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這位姑娘並未昏迷不醒,她隻是服用了一種特殊的藥物,讓自己陷入了休克狀態。”“什麼?”我驚訝地看著老大夫。“休克狀態?”這個白卿卿,手段還真是臟啊!老大夫點了點頭。“不錯,這種藥物可以讓人陷入休克狀態,呼吸脈搏都會變得極其微弱,幾乎難以察覺。但是,隻要服用瞭解藥,就可以立刻恢複正常。”我聞言心中一動,立刻看向了白卿卿。“解藥在哪...看著麻袋裡緩緩流出的鮮血,棲霞的麵容變得猙獰可怖,憤怒與絕望在她眼中交織。

她猛地撲向我,卻被守衛緊緊按住。

“洛明月,你這個毒婦!”

她嘶吼著,聲音中充滿了無儘的恨意。

我看著她,心中隻覺得可笑。

我一步步逼近她,眼神冷冽如冰。

“你答應了不開戰,卻轉而帶著突厥大軍屠城,那時候的你,不惡毒嗎?怎麼,現在倒來指責我了?你的孩子是孩子,彆人的孩子就不是了嗎?”

棲霞被我懟得無言以對,她瞪了我一眼,彆過頭去,滿臉的不甘與憤怒。

我繼續說道。

“棲霞,也許你們突厥可汗作為一國之主,還能被拉到京城,讓皇上處置。可你,你本來就是蕭家的奴婢,身份卑微,如今更是罪孽深重。我有權處置你,為那些無辜死去的百姓討回公道!”

說完,我抬了抬手,示意守衛將棲霞帶下去。

幾個守衛立刻上前,將棲霞緊緊束縛住,準備將她拖出營帳。

“來人,將棲霞拉下去,淩遲處死。”

我冷冷地下令道。

“讓蕭墨宸在一旁看著,讓他親眼目睹這一切!”

隨後,棲霞就被拉了出去。

她嘴裡還在大喊大罵,不斷地詛咒著我,但是我並不在意。

她的聲音逐漸遠去,消失在營帳之外。

我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氣,心中五味雜陳。

這場戰爭,這場殺戮,終究還是結束了。

但是,付出的代價卻是如此慘重。

我抬頭望向天空,心中默默祈禱:願天下太平,再無戰亂。

就在這時,我突然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熟悉的氣息瞬間包圍了我,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我抬頭一看,是蕭墨風,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深深的關切與愛意。

“月兒......”

蕭墨風輕聲喚道,他的聲音溫柔而堅定,彷彿能驅散我所有的疲憊與困惑。

我靠在他懷裡,感受著他堅實的胸膛和有力的心跳,突然覺得有些累。

“墨風哥哥,”我輕聲開口,“蕭墨宸,怎麼處理?”

蕭墨風歎了一口氣,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他罪該萬死。”

我對此自然是讚成的。

蕭墨宸的背叛與罪行,早已讓我對他失去了所有的信任與同情。

然而,我還是有些擔憂。

“隻是,蕭家爹孃那邊......”

我冇有繼續說下去,但蕭墨風顯然明白我的意思。

他神色從容地看著我,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月兒,放心吧。爹孃會答應的。他們也是明理之人,知道蕭墨宸的所作所為已經無法挽回。我們會給蕭家一個交代。”

聽到蕭墨風的話,我心中的大石終於落地。

就在這時,聽寒從遠處走了過來,他的步伐略顯急切,卻又不失穩重。

他來到我麵前,輕聲說道:“少夫人,蕭墨宸要見你。”

我微微一愣,冇想到蕭墨宸會在這個時候提出見我。

我轉頭看向蕭墨風,他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要我陪你嗎?”蕭墨風輕聲問道。

我搖了搖頭,微笑著說。連忙放下手中的梳子,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裙,便匆匆向大廳走去。當我走進大廳時,隻見丞相夫人已端坐在客座上,身旁擺放著琳琅滿目的禮物。她身著華貴的錦袍,氣質高雅,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彷彿春日裡的暖陽,讓人感到無比溫暖。“洛小姐,冒昧來訪,還望海涵。”丞相夫人看到我進來,站起身來,優雅地行了一個禮。我連忙回禮道。“丞相夫人光臨寒舍,實乃蓬蓽生輝。快請上座。”丞相夫人微笑著點了點頭,重新坐下。她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