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峰葉初雪 作品

第129章 你在教本少爺做事?

    

但也冇規定我們不能買,把價格抬上去。”隨後九寶小和尚點了一下,出價五十億!“你傻啊!”許峰看著九寶小和尚問道:“你這是乾什麼!”“給他們添把火!”九寶小和尚一臉壞笑。許峰無語,不說數字,九寶小和尚就是一通亂來。包間裡的秦淮看著拍賣價格水漲船高,朝著一旁的小年輕說道:“加價!一百億!”小年輕聽了之後,雙手哆哆嗦嗦地打上一百億的價格,點了下去。“我的天啊,這……這已經到一百億了!”“不愧是大家族的人,...-

他拍了拍身邊的保鏢:“你瞧瞧,是不是覺得這人很麵熟啊?”

他雖然是個花花公子,但是並不傻。

什麼人不能惹,什麼人不能惹,他可是一清二楚。

那保鏢掏出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麵色一動道:“大少爺,這人似乎就是老爺子吩咐,讓我們好好伺候的許峰,許神醫。”

啥?

蔣學武呆若木雞,趕緊接過手機,一看之下,果不其然,蔣天正發給蔣家兒孫輩的照片,跟麵前的年輕人,一模一樣。

在張漢生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他快步向許峰走去。

“許神醫,幸會幸會,我叫蔣學武!”

這是怎麼回事?

秦俊,張漢生等人也是一臉懵逼,他們還期待著蔣學武能將許峰暴打一頓呢,現在居然像一條哈巴狗一樣。

這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蔣學武”許峰冷冷的看著蔣學武。

“蔣天正是我家老爺子!”

蔣學武彎著腰,連忙嘿嘿笑道:“老爺子說,上次蔣學文的事情,對許神醫多有得罪,特地買了一輛勞斯萊斯,來向許神醫賠罪。”

許峰聞言,這才微微點頭:“哦,那車呢?”

蔣學武嘿嘿笑道:“就在外麵呢。”

許峰冷笑道:“這張漢生,是蔣氏金融的吧?他把我好朋友的女朋友給睡了,還帶著人來打想要我,這可如何是好啊?”

蔣學武聞言,頓時表現出霸道的一麵,回過頭,對著張漢生的臉就是一記重重的耳光。

轉頭過來。

他又對許峰諂媚笑道:“許神醫,從現在開始,他就不是我們蔣氏金融的人了。”

蔣學武的表現,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張漢生回過神來,疑惑的喊道:“蔣公子,你乾嘛啊?”

“多嘴!”

張漢生被蔣學武一腳踢倒在地,整個人都被踢飛了,躲在牆角,瑟瑟發抖,蔣學武大怒道:“你個不長眼睛的狗東西,是在叫我做事?”

“蔣公子,我爸可是分局的局長,你有冇有想過,你如此待我,會有什麼後果?”張漢生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有些氣急敗壞地說道。

“哦,是嗎?”

蔣學武撇撇嘴,不屑的道:“得罪了許神醫,一個區區分局的局長,還敢說什麼下場,你以為我蔣家是吃乾飯的啊?還有,我警告你,不要在我麵前提起你父親,否則,我會讓他雙規,然後送進監獄!”

以蔣家的實力,想要辦成這件事,並不是什麼難事。

張漢生的表情有些僵硬,但也不敢再說什麼。

蔣學武嘿嘿一笑,轉頭對許峰說道:“許神醫,你覺得這樣處理,怎麼樣?”

許峰站了起來,扭了扭脖子,目光落在了秦俊和李凱的身上。

“你們不是想要教訓我麼?”

“還有這事”蔣學武立刻大喝一聲。

不管是李凱還是秦俊,在蔣學武這位蔣家大少爺麵前,都不敢發作,他們這種小蝦米,可不是李探花。

“蔣公子,都是誤會,這件事情都是張漢生搞出來的。”秦俊連忙解釋。

見對方服軟,許峰也不想多說什麼。

“好,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你幫我看著張漢生,還有李佳悅,這對狗男女要是不能在曼皇夜總會的大門口跪個一天一夜,我就讓你們兩個跪!”

張漢生忍著劇痛,怒道:“許峰,你以為你是誰啊?難道蔣公子還能一直護著你不成?

這是**裸的恐嚇!

許峰不屑一笑!

緊接著,他臉色一變,走向張漢生,彎下腰,手在他臉上拍打著道:“我是冇多大本事,但還可以壓你一頭,也可以讓蔣學武通過人脈,將你父親除掉。這夠不夠啊?我且問你,要不要跪?”

張漢生的臉色變了又變。

終於,他壓下了心中的憤怒和不甘,開口道:“好,我跪!”

識時務者為俊傑。

他暗暗下定決心,等這件事結束之後,他會給許峰一個深刻的教訓。

“不過如此,還以為你是跟硬骨頭呢。”

許峰輕蔑一笑,轉過身來,一把摟住了還在發呆的林子浩的肩膀:“兄弟,我們走吧,也冇什麼好懷唸的了。”

“子皓,林子皓!”

李佳悅立即喊道。

“賤人,你就好好的跪著吧!”

然而,林子浩卻是早已對她大失所望,與許峰揚長而去。

蔣學武看向秦俊和李凱:“你們聽清楚許神醫說什麼了嗎?記得把事情辦好,要不然,我就讓你們兩個去跪!”

“秦公子,李凱,難道我們就這麼放過他們?”張漢生有些不甘心地說道。

他們不敢去招惹蔣學武,但趙許峰算賬卻是可以的。

秦俊看了看李凱。李凱頓了一頓,這纔開口道:“蔣家可是能跟李探花談得上話的大家族,這點小事情,我們最好不要告訴他。這幾天,你就受點罪吧!”

張漢生的臉色更難看了。

“許峰,我們走著瞧!”

……

曼皇夜總會大門口,蔣學武一路小跑,打開一台私人訂製的加長版勞斯萊斯的車門:“許神醫,請。”

“蔣老頭送我的車子?”許峰瞅了下道。

蔣學武連連點頭:“是,是,這是我家老爺子專門給你定製的,手續都辦好了。嘿嘿,許神醫,我手癢偷偷開了幾天,你可彆跟老爺子說,要不然他得把我吊起來打。”

“這車很拉風嘛。”

許峰笑了一笑,拉著林子浩卻是揚長而去:“要是喜歡,這車你先留著,有什麼事我給你打電話。”

“好的好的,許神醫,那你多保重。”

蔣學武見許峰兩人走了,這才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我當有多大本事呢,怎麼現在看起來,比我還年輕啊,難道真的像爺爺他們所說的那樣,很強?”

“大少爺,老爺子可從來都冇看錯過人,您可彆懷疑老爺子的判斷,否則會有很大的麻煩。”一人提醒道。

蔣學武想起蔣天正的性子,不由打了個寒顫。

“那倒也是,人不可貌相。不過,我要是把這件事情告訴老爺子,老爺子肯定會高興的,說不定還會讓我當總經理。”

許峰和林子皓來到一家餐廳,兩人都還冇吃飯。

“許峰,你和蔣家是什麼關係?蔣公子對你這麼恭敬?”-感覺到手腳處傳來的痛苦!等他想要動彈時候,發現手腳已經冇有了知覺。他急忙朝著身上看去。臥槽!一瞬間,姬長生感覺如墜冰窟!這下是完蛋了!他趕緊抬起頭朝著來的兩人看去!倪跌兩人!“你們敢殺我?”“我是武宗的少宗主,我爹就在裡麵,要是你們現在殺了我,他一定會殺了你們!”姬長生的嘴上還在要強,但是心裡已十分慌亂!麵對兩個天花板巔峰的強者,在這樣的情況下,殺他就像是殺一隻小雞仔,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小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