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作品

第一章怎麼回來的那麼突然?

    

經理來了?”季總見陸瑤進來,立刻放下手的件,請去會客區坐,甚至泡起茶:“陸經理來有什麼事嗎?”“關於跟您借錢的事。”陸瑤也不遮掩,半是請求的說:“季總,我在公司做了三年,我的為人你知道,這兩百萬,我希您能借給我。”季總愣了愣,一臉為難模:“陸經理,公司不是我說了算,而且這麼大筆錢,算我同意其他董事也不會同意的。”“我知道,我跟您單獨借可以嗎?”陸瑤說,“您放心,最多半年,這筆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甚至...半夜,陸瑤好似沉浸在夢,男人沉重的軀著,燙的忍不住瑟。

下一秒,沉腰,進,侵占

“唔”疼痛讓陸瑤忍不住睜開眼睛。

這才發現不是做夢。

原本一星期纔回來一次的男人此刻正在,床頭暖黃的燈打在他,**的理分明,手臂修長,看起來極有一種。

陸瑤愣住。

今天不是週六嗎,他怎麼回來了?

“醒了?”男人聲音低沉卻涼薄,見陸瑤睜著一雙眼眸愣愣看著自己,仍沒有停下手作,狠狠撞擊,並且俯吻住。

床事對他來說,似乎不是,隻是例行公事而已。

翌日,陸瑤是被樓下的汽車滴滴聲給吵醒了。

摟著被子從床坐起來,愣了十幾秒,聽到廚房有靜後,這才撒著腳往房間外跑,看到一抹修長背影在廚房裡忙活。

男人穿著居家的休閑裝,腰細長,看起來瘦瘦的,但是昨晚那樣子卻不像沒力氣

從男人聯想到兩人之前的床事,陸瑤臉一紅,有點尷尬。

大早的,在想什麼呢!

邵允琛做好早餐從廚房出來,見陸瑤穿著睡站那,眉頭皺了皺,“去換服。”

“哦,好的。”陸瑤低頭看了看自己,真睡,手臂大的,沒穿甚至那兩點都看的一清二楚,不由臉紅耳赤,趕往臥室跑。

等洗漱完出來後,邵允琛早坐在餐桌前吃早餐,陸瑤在他對麵坐下。

男人做的三明治和煎蛋,賣相好,香味勾人,陸瑤小口吃著蛋,兩人誰也沒說話,餐桌隻有刀叉撞的聲音。

對於這種生活,陸瑤已經習慣了。

吃完後,陸瑤端著餐盤去廚房,出來時不小心踢到門板,疼的吸冷氣。

邵允琛瞧見後,從櫃子取過創口遞給。

“謝謝。”陸瑤知道他一貫冷淡,不過心裡還有點酸酸的。

別人家的老婆了傷,都是老公關心著問要不要,親自蹲下看看,跟邵允琛算是例外,像是生活在一個屋簷下的兩個陌生人。

邵允琛沒說話,隻是轉拿過西服外套穿。

不得不說有的男人是天生適合穿西服,尤其邵允琛這種材修長的,穿著西服格外好看,是站那氣場十足。

“吃完記得洗碗,不要放水槽泡著。”說的時候,邵允琛已經穿好皮鞋。

等陸瑤反應過來,隻剩下大門關的響聲。

陸瑤保持蹲在那的姿勢,如果剛剛邵允琛的舉讓發酸,現在是被寒意一點點侵骨髓,渾隻覺得徹骨的寒冷。

知道邵允琛當初娶自己不過被自己父親迫,不是真心自己。

甚至,結婚時邵允琛還要求和簽合同,不婚前,還包括婚後的。

什麼生活費雙方各付一半,四年不能要孩子,四年一到離婚

這些合同陸瑤都簽了,天真的以為能將邵允琛冰冷的心暖熱。

沒想到三年過去,他的態度依舊冷冰冰,而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徒勞而已。

你看看,從昨晚到現在,他總共隻說了四句話,床事對他也不過是需求,算不戴t也很剋製,似乎生怕懷孕一樣。

婚姻過到這種份,也是可笑的。

第二章:借錢

好久後,陸瑤才起,一臉平靜地去廚房將碗洗乾凈放到消毒櫃,換了服,出門到車庫取車,開車半小時後到公司。

員工見到陸瑤紛紛打招呼:“陸經理早。”

“早。”陸瑤微笑點頭示意,進辦公室了外套,問助理:“季總來了嗎?”

“來了,在辦公室。”

陸瑤了總裁辦,敲門進去。

“陸經理來了?”季總見陸瑤進來,立刻放下手的件,請去會客區坐,甚至泡起茶:“陸經理來有什麼事嗎?”

“關於跟您借錢的事。”陸瑤也不遮掩,半是請求的說:“季總,我在公司做了三年,我的為人你知道,這兩百萬,我希您能借給我。”

季總愣了愣,一臉為難模:“陸經理,公司不是我說了算,而且這麼大筆錢,算我同意其他董事也不會同意的。”

“我知道,我跟您單獨借可以嗎?”陸瑤說,“您放心,最多半年,這筆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甚至附加百分之五的利息!”

“陸經理,我是沒辦法,我的錢都被我老婆管著,而且我老婆那人你也知道,要是知道我借錢給誰,我怕是不用回家了。”

季總像是想起什麼,問陸瑤:“哎,我記得你老公不是搞投資的嗎?兩百萬對他來說隻是一點小錢而已,你怎麼不和他說?”

“他啊,小投資而已,沒多。”陸瑤說這話時,心裡都酸。

結婚三年,除的知道邵允琛是個投資人,對他的公司在哪,每個月賺多都一無所知,而且他們有合同在,他的錢也隻是他的錢。

“陸經理啊,真不是我不想幫,我也無能無力。”季總給陸瑤倒了杯茶,“我看看,讓財務下個月給你漲點工資,畢竟這段時間你確實很辛苦。”

陸瑤知道再說下去也沒什麼意義,起離開:“那季總不好意思了,打擾您這麼久,謝謝您。”

“沒事,我也沒幫什麼,要不你試試和銀行貸款吧。”

“謝謝您。”

出了總裁辦陸瑤覺得有點煩躁,去洗手間,見沒人進去小格子間,從口袋出香煙盒和打火機,點了一。

沒有煙癮,煙不過是鬧著玩,自從和邵允琛結婚,知道他厭惡香煙味後再也沒,最近才,而且癮。

陸瑤坐馬桶著煙,臉微微凝重。

從小到大,一直以有個法父親自豪,大學時也想過報考司法專業,不過興趣不大,最後還是選擇了金融。

其實很早前覺得家裡太過‘富裕’,結婚時的嫁妝夠厚,而且一家人又搬進了三層別墅裡,總覺得父親賺錢有點多,不過也沒多想。

直到一個月前,父親不回家,新聞播報他巨額貪汙後,陸瑤才知道父親被捕了。

母親幾乎哭瞎雙眼,急的頭發都白了。

陸瑤夠鎮定,一邊安母親一邊聯係律師,想辦法將贓款一點點還。

家裡幾套房子都賣了,包括的嫁妝房和車子,都厚著臉皮搬到邵允琛的公寓去住,不過還是差兩百萬,那些親戚對們一家唯恐不及,更別說借錢。

這半個月來,能聯係的好友都嘗試聯係,卻一分錢都借不到。

前夫請自重瑤覺得有點煩躁,去洗手間,見沒人進去小格子間,從口袋出香煙盒和打火機,點了一。沒有煙癮,煙不過是鬧著玩,自從和邵允琛結婚,知道他厭惡香煙味後再也沒,最近才,而且癮。陸瑤坐馬桶著煙,臉微微凝重。從小到大,一直以有個法父親自豪,大學時也想過報考司法專業,不過興趣不大,最後還是選擇了金融。其實很早前覺得家裡太過‘富裕’,結婚時的嫁妝夠厚,而且一家人又搬進了三層別墅裡,總覺得父親賺錢有點多,不過也沒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