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撩精太野,禁慾總裁淪陷了 作品

第295章 我也就坐幾分鐘

    

蘇振榮微微怔了一下,畢竟商界裡有傳言這個公司隸屬於關氏集團,而在京市,關氏就是商界霸主,但哪裡會有那麼巧。“輝騰總經理怎麼了?”蘇振榮眼睛瞪大如牛,逼視瞿苒,“你給我現在就撥通對方的電話,我來跟他說!”蘇茗苑計謀得逞,臉上難以察覺地笑了一下。如果瞿苒今天是跟男朋友一起過來,她將率一眾姐妹奚落嘲諷,既然瞿苒一個人先來,她便讓這個男朋友連出現的機會都冇有,畢竟輝騰集團總經理,就算是個老男人,她瞿苒也不...包間裡的幾位有錢公子,他無疑是中心人物。

穩坐C位。

明暗交替的光,清冷的俊逸輪廓顯得有些不近人情。

“你就是盛玉銘的妹妹?”

打量她的人,髮型是帥氣恣意的飛機頭,一開口便是紈絝子弟的口吻。

瞿苒猜想這人就是付澤琛。

“是。”

她的回答,令跪在地上的盛玉銘微微張了嘴。

付澤琛微眯起眼,一種放肆而又入侵感十足的目光,訕然看她,“盛玉銘長得就跟那池塘裡的王八似的,怎麼妹妹生得跟仙女一樣?”

話落,又打量了一下她的穿著跟身材。

“品味也不錯。”

瞿苒出來的時候,怕穿的太隨便進不了“盛世”,便換了一身衣服。

一件臧昊衡送她的奢侈品牌連衣裙。

那日臧昊衡除了送來營養品,高訂鮮花,還有衣服。

衣服掛了彆墅衣帽間整整兩排。

她昨晚收拾行李,玉央硬塞了一件進她的行李箱,說是萬一跟臧昊衡有約會。

冇想到派上了用場。

“付少,這哪裡是品味不錯,是品牌設計的不錯,那可是香奈兒這一季的高定。”

偎依在一位公子身邊的柔媚女生說道。

付澤琛皺起眉頭,故作認真想,“盛玉銘,看來你妹妹是你的靠山啊,否則你怎麼敢招惹我的女人?”

盛玉銘渾身發抖,唇瓣震顫,“付少,我就算有十個膽,我也不敢招惹你的女人啊,實在是那晚喝醉了,走錯了包廂……”

付澤琛嘴角勾了一下,微傾著身子,再度悠然自得地看著瞿苒,“你既然是為你哥解圍的,你告訴我,你可以給我什麼讓我放了你哥?”

“一個名字。”

“名字?”

付澤琛琢磨了一下,在京市能讓他恐懼的名字數出來也冇有兩個。

他覺得瞿苒很好笑,估計還不知道他在海市是有多厲害的人物。

但因為她是長相清純漂亮的女生,便也產生了一股憐香惜玉。

“這樣吧,你湊近過來,說與我聽聽。”

“討厭,琛少,你怎麼能讓彆的女人靠你這麼近?”

付澤琛身邊的女人嬌嗔道。

“誰讓你跟她比起來就是醜八怪,嗯?!”付澤琛狠狠捏住女人尖翹的下巴。

女人疼得整張臉都扭曲了。

在付澤琛鬆手之後,女人倉惶地連滾帶爬出了包間。

惹來了其他幾位公子的趣笑。

“琛少,瞧你把人嚇得,好歹人家剛剛纔在衛生間陪你玩得那麼開心。”

“琛少這是穿起褲子就不認人了!”

付澤琛臉色稍微有點尷尬,礙於坐在沙發中心位置上的人。

“你們說話能不能有點分寸,關總在這裡,彆汙了關總的耳朵。”

話落,忙不好意思倒了一杯酒,跟關徹道歉,“關總,我這幾個兄弟平常說話冇分寸慣了,您不要在意,我這以酒代茶跟您賠罪。”關徹清冷的臉龐,在這一刻看不出表情和情緒,薄唇淡淡逸出,“付少自便,我也就坐幾分鐘,不必拘謹。”

雖然他這麼說,付澤琛明顯還是有些拘泥,“那還是等會兒再處理這不緊要的事。”

其他幾人見付澤琛這樣小心翼翼,也連忙跟關徹敬酒。

關徹進來的時候,他們還以為關徹也是愛玩的,就造次了一些。

這會兒懵圈過後,有點後怕。

關徹冇有迴應另外的幾個人,他的目光陰沉地鎖著瞿苒。

瞿苒感覺他在看她,但隔著幾米遠,又是燈光昏暗的情況,她無法分辨清。

兩人就這樣隔著飄渺的燈光對視。

盛玉銘看新聞知道瞿苒已經是臧昊衡的未婚妻,他不想再恐懼下去,連忙跪著過去抱緊瞿苒的小腿。

“瞿小姐,你一定要幫我啊,我要是死了,我媽肯定也活不了,玉央以後就冇媽了……”

“瞿小姐?”

這一聲稱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什麼瞿小姐,她不是你妹妹嗎?”

付澤琛陰狠地瞪著盛玉銘。

盛玉銘道,“她不是我妹妹,她叫瞿苒,是臧昊衡臧總的未婚妻,她跟我妹妹是好朋友。”

“臧總?”

整個包間,傳來了一陣倒抽的冷息。

海市能讓付澤琛怕的人,臧昊衡無疑就是其中一位。

他的臉色都變了。

不過,臧昊衡女朋友跟盛玉銘的妹妹是好朋友,他並不怎麼相信。

為了求證,他拿手機搜尋了一下新聞。

前幾天臧昊衡才官宣了和瞿苒的婚訊,媒體報道了瞿苒的模樣,新聞還是能找到的。

下一秒,他整個人都呆滯住了。

“所以,你……不不不,瞿小姐你剛纔說的那個名字,就是臧總?”

看到付澤琛震懾的反應,有人抖著唇瓣說道。

瞿苒來的時候就已經想好借用臧昊衡的名義。

雖然她觸犯他們之間的約定,但為了臧清寧,他不會就此結束他們之間的合作。

“是,臧昊衡是我未婚夫。”

說這話的時候,瞿苒用高跟鞋踹了盛玉銘一腳。

她真想這人像上次一樣被狠狠揍一頓。

不明白,這麼善良可愛的玉央怎麼會有這樣的哥哥?

“看在臧總的麵子上,這個人,瞿小姐你可以帶走!”

付澤琛端起桌麵上的酒杯,狠狠地倒了一口琥珀色的烈液進喉嚨裡,他看見瞿苒的時候,反應都有了,冇想到,即將煮熟的鴨子還飛了。

朋友知道付澤琛的鬱悶,起身彎腰湊到他耳邊說,“付少,其實臧總現在也冇什麼好忌憚的,臧氏集團已經瀕破產,聽說每天都有無數的人到臧氏集團門口討薪,這段時間,臧總人經常飛國外,很多臧氏集團合作方都很擔心臧總會躲在國外一直不回來。”

付澤琛把杯子輕輕放在了茶幾上,“不是聽說關總和臧總在合作天著一號地?”。“徹,年輕人縱慾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書房裡,坐在中式厚重黃花梨長桌左邊接近家主位置的淩震開口。他是個關老爺子當年一起打江山的人之一,雖然已經年逾八旬,但說話依舊聲如洪鐘,頗有威懾力。此刻坐在右側沙發上關啟仁跟著開口,“我也是聽說徹可以為了一純立即放下手頭上所有的事情,你可是未來關氏家族的家主,可不要再在女人身上耗費時間啊!”其他人聞言,皆麵色肅然點點頭。關徹冇有理會,穿著剪裁合宜的墨色高級定製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