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撩精太野,禁慾總裁淪陷了 作品

第296章 我讓人幫你把房間開好

    

心是多餘的,最要緊的仍是小年的手術。隻要小年健康無虞,其他的都不重要。“好。”關徹駐足原地,等她起來。瞿苒說了句“謝謝”,起身立即往露台玻璃門走去,避免耽誤他時間。瞿苒雖然努力說服自己不要被情緒所左右,但坐在車上的時候,腦海裡還是不斷地掠過這三年尋找瞿熙的艱難和辛酸,情緒始終處在低落的狀態。關徹專注的開著車,餘光卻可以瞥見她的狀態,本來車子應該往輝騰的方向開去,卻在向左轉向的時候,他選擇了向右轉向...“這哪能啊,天著一號地不過是關總拍下來給銀行看的,方便之後向銀行貸款,眾所周知那是塊有輻射的廢地,後期不可能真有實用,所以關氏集團以後會怎樣還未可知,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關總怎麼可能會跟臧總合作,自己都快站不穩,還要等著被人拖下水?”

“好像有點道理,但是,關總和臧小姐不是要結婚?”

“這訊息官宣都冇官宣,都傳了有一年了,根本不可信。”

付澤琛怕自然是怕的。

不過,他在看了瞿苒一眼之後,他喉結忍不住滑動了一下,啞聲吩咐,“把盛玉銘給我拖下去!”

盛玉銘目露驚恐,“付少,她可是臧昊衡的未婚妻,上次洪幫那些黑社會都不敢動她……”

話未說完,已被兩個人捂著嘴,強硬地拖了出去。

瞿苒去拽盛玉銘,拽了個空氣。

“你說你是盛玉銘的妹妹是吧?”

付澤琛開始淡定自若地倒酒,這會兒顯然是準備裝傻了。

或許是因為關徹在這裡,瞿苒在慌亂幾秒過後,慢慢鎮定下來,“我是是盛玉銘妹妹的朋友。”

“哎呀,我也不管你是他妹妹,還是他妹妹的朋友,這件事你想要解決的話,過來陪我喝兩杯!”

如果真的隻是喝兩杯的話,瞿苒可以毫不猶豫,哪怕會導致過敏。

但是,此刻付澤琛當著她的麵將一包白色粉末放進了剛剛倒的那杯酒裡。

“放心,就是加點糖,畢竟你們女生可能喝不了這麼烈的酒。”

付澤琛已經笑得不懷好意。

燈光忽然亮了起來,瞿苒看到關徹的臉。

他神色清冷,目光淺淡,彷彿隻是在看一齣戲。

她知道關徹終究會出麵乾預這件事,畢竟他不可能眼睜睜都看著合作夥伴兼大舅子的未婚妻出事,可是,她感覺他在等著她難堪。

“怎麼,不肯賞臉?”

付澤琛嘴角不屑地勾起,“寶貝,我數到三,你要是不走過來的話,我現在就命令下麵的人廢了盛玉銘。”

瞿苒聽話地走了過去,看到關徹來了電話,他接聽之後抬手看了一下時間,似乎準備要走。

冇時間了。

瞿苒直接端起了付澤琛給她倒的那杯酒,兜頭直接澆在了付澤琛的頭上。

付澤琛愣住,不敢相信瞿苒敢這麼做。

等他反應過來,要去把她狠狠拽過來的時候,被關徹扼住了手腕。

瞿苒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如果關徹不幫忙,她今晚走不出“盛世”。

她的臉都白了,幸好……

付澤琛錯愕地看向關徹。

對於他來說,關徹剛纔既然讓他放肆玩,他也就不用顧及了。

他琢磨不透關徹這會兒是什麼意思?

轉念一想,不會是看上瞿苒了吧?

付澤琛隨即嘿嘿一笑,“關總,這盛玉銘的妹妹,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們‘盛世’9樓就是房間,我讓人幫你把房間開好。”

此刻的付澤琛,甚是滑稽,飛機頭變成鍋蓋頭,頭頂的酒液在滴答滴答地淌落,卻還要露出奉承的表情。

關徹淡看了付澤琛一眼,抽空說了一句,“你還是先把救護車叫上。”

“啊?”

付澤琛還冇有反應過來,不知道葉朔從哪裡走了出來,狠狠就是給付澤琛的腹部來了一腳。

付澤琛疼得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呻吟。

葉朔緊接著又是幾腳,讓付澤琛鼻青臉腫,疼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其他人被這樣的架勢嚇得噤若寒蟬,紛紛找地方躲起來。

瞿苒想,他們大概怎麼都不會想到,關徹和臧昊衡現在所麵臨的困境,都是假象,他們今天就算不是妹夫和大舅哥的關係,也會是合作關係。

所以關徹不可能坐視不理。

關徹連看都冇看付澤琛一眼,繼續說電話,包裹在黑色褲子下的長腿,步態從容地往包間門口走去。

瞿苒對正在扶付澤琛的人說,“還不放了盛玉銘嗎?”

對方連連道,“放、放。”

瞿苒說完就立即去追關徹。

關徹是等到要進另一個包間,無意間通過鏡麵的門框看到瞿苒,才知道她一直跟著。

瞿苒忙解釋道,“我不跟著你的話,我怕我出不了‘盛世’。”

關徹結束電話的時候,冇說什麼。

包間門打開,對方看到關徹,忙主動握手。

“關總,幸會幸會。”

“駱先生客氣了。”

關徹走進包間之後,瞿苒也跟了進去。

駱會群心想瞿苒應該是關徹“女朋友”之類,冇多問。

“美女貴姓?”

瞿苒客氣禮貌道,“免貴姓瞿。”

“瞿小姐,我和關總有事要談,未免你無聊,可以到那邊吃吃東西,看看雜誌。”駱會群笑容和藹說。

瞿苒點了下頭,心想她正好可以藉著這段時間把下午耽誤的工作在手機上完成。

時間不知不覺地流逝,等到十一點鐘,她已經做完手機上能做的工作,看到關徹和駱會群還在喝酒。

桌上已經空了幾個洋酒瓶。

關徹看起來還好,但駱會群已經是滿麵紅光。

“小關啊,年輕就是好,我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出門身邊也都是帶著女伴的……”

關徹朝瞿苒看過去,四目在昏暗的光線下,相視了幾秒。

“小關,來,接著喝。”

瞿苒皺了眉頭,知道關徹有喝多了酒就頭疼的毛病。

她隨即跟葉朔說,“葉助,你去買一罐風油精吧,待會兒給他聞一聞,頭疼會好過一些。”

“風油精?!”

葉朔似乎聽都冇聽過。

瞿苒道,“就是一個裝著綠色液體的小瓶子。”

葉朔想了下,好像在哪裡見到過,“好。”

最後喝到了近一點鐘。

駱會群是被秘書揹回去的,走的時候,嘴巴裡還囔囔著繼續喝。

關徹眼睛閉著,一整個癱靠在沙發上。

瞿苒見葉朔還冇有把風油精買來,便去倒了一杯水。

“喝水嗎?”

關徹淡道,“有事為什麼不給臧昊衡打電話?”送您去關宅,葉城此前已經去接容夫人。”“好。”瞿苒已經有些天冇見小年,心裡亦想念得緊。肖榮見狀,笑意滿麵,“小苒,這幾天可以好好休息,不急著來上班。”瞿苒知道肖榮的意思,大概覺得她和關徹幾天冇見,她需要好好陪伴他,但除非他有這樣的需求,否則她隻想好好工作,“如果疲累,我會向您請假的。”肖榮頷首,“好。”去關宅的路上,瞿苒疲累地打了會兒盹,冇想到睜開眼已經在關宅佈滿淩霄花的鐵藝歐式莊園的大門前。整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