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諭 作品

第2026章【董少的麵子】

    

察了一下單位的工作環境和氛圍,他盡量放低腳步聲,並沒有引人注意。結果,董學斌很不滿意。他以為在一層接待那裡看到的情況隻是偶然的,誰想整個招商局從辦公室到業務一科二科,都是一種很閑散的狀態,大家好像都無事可做,有人上網聊天,有眼瞪小眼,有人看報紙…董學斌眉頭就皺了起來。並不是因為大家不乾正事,而是因為他們的態度!自己今天上任的事情,他們應該早就知道了,可知道了後還不好好表現一下,反而是這種百無聊賴的...貼吧的簽到日記,記錄你在的每一天!

在右上角點選簽到就好了。

來吧,動下你們的手,簽到吧!

讓人氣能越來越旺!

各位吧友在看更新前,請在簽到,增加的人氣!

校門口。

虞茜茜甜笑,“謝謝叔叔。”

虞美霞也慌忙道:“又給你添麻煩了學斌。”

董學斌笑笑,“這叫什麼添麻煩啊,多大點事兒啊,茜茜,以後這人再騷擾你,你告訴我,我過來收拾他,嗯,要是我不在京城的話,你打這個電話。”拿出手機,將謝浩的號碼留給她了,小浩人雖然年輕,可處理這種事情還是可以的,而且算來算去找這小子是最合適的,孩子們的事情還是孩子們自己解決比較好,要是找自己那些三四十歲的老同事,這種事他們不好辦。

虞茜茜重重一嗯,收下電話了。

“沒吃飯呢吧?”董學斌一招手,“走著,咱吃點去,張校長,一起去吧?找個飯店喝點?”

張副校長笑道:“下次吧,我剛吃完。”

董學斌也不勸了,“成,那下回,我先顛兒了?”

張副校長道:“慢點開,以後有空就來母校看看,這裡永遠是你的家,你幾個老師們也都挺惦記你的呢,老唸叨。”

董學斌嗬嗬一笑,“行,我也想蔣老師他們了,這回我得跟京城待些天呢,回頭我請大家吃飯。”言罷,他把虞茜茜拉了過來,“張校長,這是我一個晚輩,今天也考到咱們學校了,讀大一,孩子還小,也不太懂事兒,有時間你多照顧照顧。”

張副校長立即道:“那是自然。”和顏悅色地看向了虞茜茜,微微點頭,“以後跟學校有事你就來找我,我辦公室就在小樓第三層。”

虞茜茜甜甜道:“謝謝張校長。”

“得,那你們忙吧。”張副校長就走了。

圍觀的學生們也散了個七七八八。

董學斌正要招呼虞美霞和虞茜茜上車,小茜茜的幾個室友卻說話了。

胖乎乎的劉芳哇的一聲,這會兒才得了機會離近了仔仔細細地摸了摸董學斌停在那裡的保時捷,“保時捷panamera啊,還是頂配,這車得兩三百萬吧?”一看她就是個特別喜歡車子的。

陳燕燕碰了虞茜茜胳膊一下,“這誰啊?”

“是啊茜茜,怎麼沒聽你說過還認識這麼厲害的人?”另個室友徐彤也驚訝極了,剛剛的一幕大家都看得清楚。

虞茜茜窘迫道:“是我叔叔。”

“你親叔叔啊?”劉芳感興趣道。

“不是。”虞茜茜道:“反正跟親叔叔差不多。”

陳燕燕道:“你叔叔可真厲害,往那裡一站,那孫邦屁都沒敢放就嚇跑了,哈哈,太過癮了。”

虞茜茜見董學斌還在等著,道:“那,那我們先去吃飯啦?”

劉芳一叉腰,嘿笑道:“說到吃飯我可不能裝作沒聽見了啊,茜茜,這就是你不厚道了啊,吃飯也不叫我們去,你這是要吃獨食呀?姐妹們,你說咱們怎麼收拾茜茜呀,咱們能答應嗎?”

“不能!”

“對,我也要吃大餐,嘻嘻。”

另外兩個室友紛紛附和,都表示了要蹭飯的想法。

董學斌一聽也樂了,見到虞茜茜才上學十幾天就交到了這麼多朋友,心裡也挺欣慰的,他一直還擔心茜茜太柔弱不會溝通繼而跟學校裡被人欺負呢,現在倒是放心了,當然看得出來她幾個室友是真心喜歡小茜茜了,於是也做了主,“茜茜,那叫上你同學一起去啊,想吃什麼,地方你們挑。”

劉芳驚喜道:“真的?”

董學斌道:“那還有假,隻要你說得出來,嗬嗬。”

陳燕燕也不客氣,眼巴巴道:“我想吃王府飯店,長這麼大還沒進去過呢。”

徐彤推了她一把,“你個妮子倒是敢說,那裡吃一頓飯多少錢呢,逮住誰你都黑呀,真行。”

董學斌卻無所謂道:“走吧,那就王府。”

“真去啊?別啊別啊,我就是開個玩笑。”陳燕燕忙搖手。

劉芳也圓了一句,“叔叔,燕燕就是那麼一說,可別,咱們要吃就去學校那邊的飯館吧,菜挺好的。”指了指側麵。

董學斌已經拉開了車門,“上車吧,嗬嗬,你們要是不上來我們可自己去王府吃了啊。”

劉芳一猶豫,咬牙道:“上就上,誰怕誰,姐妹們走著,反正今天茜茜叔叔請客,咱們吃一回大款。”

陳燕燕倆人咯咯直笑,都上車了。

不過他們有六個人,保時捷滿打滿算頂多做五個,這還有點擠不開呢,最後比較瘦小的陳燕燕就做到了劉芳身上。

一路上,幾個女孩兒都唧唧喳喳地說著話,又笑又喊,開心極了。

看著她們,董學斌也彷彿又一次回到了學生時代,心裡也懷唸了起來。

女孩兒們聊著聊著,話題就扯到了董學斌身上。

“叔叔。”陳燕燕眨眼道:“您是乾什麼工作的?”

董學斌笑了一聲,“你們猜我是乾什麼的?”

劉芳道:“聽張校長叫你董處長,我猜你是當官的。”

董學斌一邊開車一邊道:“就是個公務員,人民的公仆。”

“還真是當官的了?處長?我去,這得多大的官啊,您纔多大歲數?茜茜雖然叫叔叔,可我看您比我們大不了多少啊。”劉芳道。

董學斌一嗯,“大你們個七八歲吧,我母校也是聯大,咱們算起來都是校友呢。”

王府飯店到了。

停車場停好車,董學斌就帶著他們進去了。

劉芳和陳燕燕幾人都一驚一乍的,看看這兒,瞧瞧那兒。

“哎呦,真漂亮啊。”

“就這裝修,飯就難吃不了。”

“是啊,太氣派啊,呃,咱們今天穿得是不是有點不露臉啊?早知道我就換一身正式點的衣服啦。”

“你穿什麼也就那樣了。”

“嘿,芳子你敢踩呼姐?”

幾人打打鬧鬧,虞茜茜後來也笑嘻嘻地加入了。

和虞美霞走在前麵的董學斌回頭看看,對虞大姐道:“茜茜開朗多了。”

“是的。”虞美霞也欣慰道:“這兩年越來越活潑了,跟同學也玩得很好。”

董學斌道:“你呢?茜茜在這邊上學,你以後也準備常住京城了?你爸媽給你跟北河省找的銀行的工作呢?”

虞美霞道:“已經辭職了,我還是想在這邊陪著茜茜,不然我不放心。”

董學斌哦了一下,“那我給你找個工作?”

虞美霞道:“不用的,我爸我媽已經給我安排好了,下週就去上班,是電力公司的一個營業廳。”

“差點忘了,你爸就是電力口的。”他們能一家團聚,說起來還是董學斌的功勞,也是他一手張羅的,才找到了虞大姐失散多年的父母。

虞美霞看看他,“你今天來,是找我有事?”

董學斌道:“沒什麼大事,就是想你了,來看看你。”

虞美霞臉一紅,慌張地瞅了眼後麵,見得女兒跟幾個同學聊得正歡沒有聽到,這才鬆了口氣,低聲對董學斌道:“我也,也想你了。”

董學斌笑道:“茜茜住校了吧?那晚上我偷偷找你去?”

虞美霞柔弱地點點頭,又道:“但我家有點小,租的房子,也沒租太貴的,所以…我怕你睡不慣。”

董學斌一琢磨,“反正你也跟京城常住了,茜茜還得上至少四年學呢,嗯,這樣吧,你買一套去,住個好一點的地方。”

虞美霞飛快道:“不用不用,我隨便住就行了,就我一個人我無所謂的。”

“讓你買你就買,我給你出錢。”董學斌不由分說地摸出張銀行卡來,遞給她道:“我也忘了裡麵有多少錢了,大概三五百萬吧,買個兩居室肯定夠的,要是剩下了你就拿著,再買輛車什麼的,這我就不管了。”

虞美霞急道:“不要你的錢。”

“你不拿這我可急了啊。”董學斌瞪了眼。

虞美霞眼神一軟,忙接過銀行卡發怵道:“我拿我拿,你別生氣。”

“這還差不多嘛,這錢必須給你自己買一套房,你可別存著不花,到時候我可去檢查的啊。”董學斌囑咐道。

進了大廳,他們往裡麵走。

董學斌沒預定,也不需要什麼包廂之類的,就隨便找了一個服務生帶著他們進去了。

可剛走到一半,王府的大堂經理就一路小跑從後麵追了過來,“哎呦,董書記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剛才處理點事情沒注意,您可別怪我招呼不周啊,不然我們老闆肯定得開除我了,嗬嗬。”這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董學斌也見過兩次麵,都是來這裡吃飯的時候見過的。

董學斌笑道:“剛纔跟大廳看見你了,不過沒想打擾你就沒打招呼。”

女人跟他客道了幾句,道:“這是要去側廳?那怎麼行啊,我給您找個包廂,您等我聯係一下。”

“不用了吧?”董學斌道。

“必須的,要是給您怠慢了,我這幾個月的獎金可就拿不上嘍,董少,您可不能看著我下個月吃不上飯啊。”女人玩笑道。

人家都這麼說了,董學斌也就不說什麼了,“行吧,麻煩了。”

後麵的劉芳和陳燕燕幾人又一次聽傻了,董書記?董少?不但他們學校副校長,連王府的人都認識他啊?這麵子也太大了吧??了上去,這估計是蒙書記臨走前指示的,為了就是怕鄰縣的這幫人使什麼貓膩或者在傷勢上做手腳,所以才叫人一路跟著。人一撤,現場隻剩下了湞水縣的幾個乾部和七八個乾警,董學斌也成了裡麵級別最高的領導。姚翠已經把輪椅推過來了,“董縣長。”“謝謝。”董學斌就被陳小美扶著坐到輪椅上。“董縣長,現在怎麼辦?我們聽您吩咐。”幾個湞水縣的乾警走了上來,知道了董學斌不可思議的戰鬥力後,這些公安局的同誌都換了一個眼神,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