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捲 作品

第1章 替嫁

    

球狠狠地砸向他們,“從現在起,我們之間一刀兩段。陳可怡,記住了,你隻不過是撿了我不要的垃圾。”葉沁如高傲地離開,在這份中是輸得徹底,但依然要保持自己的尊嚴。……回到葉家,葉沁如剛進大廳,就見沙發上的三人停止談,目齊刷刷地看向,顯然他們剛纔在談論。“說吧,什麼事。”葉沁如問得很乾脆,不是傻瓜。自從繼母進門後,葉家早已不是的家了。要不是因為這裡有和媽媽的回憶,早就搬走了。“沁如,葉家現在遭遇財政危機。...酒店vip房間

顧慎言臉鷙地站在床邊看著還在睡中的葉沁如,和算計他的人是什麼關係?他會查清楚的。

他的目落在床單那一抹嫣紅上,眸暗了暗,轉離開。

半刻鐘後,葉沁如幽幽轉醒,全傳來的痠痛,讓嚇得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是學醫的,很清楚自己上發生了什麼事。

房間裡靜悄悄的,顯示隻有一個人,說明那個男人占有後,已經離開了。

該死的何生明,居然為了他的公司,出賣自己的朋友,給喝了一杯加了料的果。

和何生明拍拖了三年,從來沒有想過他會這樣害。

連那個男人是誰都不知道,但現在後悔懊惱沒有任何用。

冷靜地穿好服,眸冰冷,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何生明算帳。

……

來到何生明的住,葉沁如拿出鑰匙開門進去,散落一地的服讓的眉頭越蹙越。

房間裡傳來的急聲,以及人的輕笑聲織著,不堪耳。

陳可怡?

的好閨什麼時候和何生明糾纏在一起了?

葉沁如強迫自己保持冷靜,抬手剛要推開房門,聽到陳可怡的聲音響起,“生明,你這樣算計沁如,不怕找你算帳嗎?”

“怕什麼?”

何生明笑了,“那個人一點趣都不懂,我早就想甩掉了。現在也算是盡其用了。沒了第一次,換來我公司平安度過危機。”

“怎麼?你從來沒過?”

陳可怡訝異的,“你們倆拍拖三年了,你怎麼忍得住?”

“像木頭一樣,誰願意?”

何生明笑得很邪氣,“你就不一樣了,了還想,我想我是上癮了。”

“你們男人啊,就是見一個一個。”

陳可怡笑著,“要是沁如知道我們倆的關係,該氣得吐吧?”

葉沁如隨手抓起角落的棒球,抬腳用力踹開房門,怒聲道,“我氣得吐倒不會,但我會打得你們倆吐是真的。”

“沁如?”

“啊……別打我。”

葉沁如舉著棒球劈頭蓋臉的朝著那對狗男打去,打得他們倆扯著一床被子無可躲,尖連連。

下了狠手,將心底的憤怒全部發泄出來。為自己的遭遇不值,為自己錯付了三年的不值。

“那個男人是誰?”

葉沁如憤怒地瞪著何生明,他整張臉已經被打腫了,早看不出原來俊俏的模樣。

“我真的不知道,我將你給接手的人就離開了。”

去他媽的!

何生明居然敢?

葉沁如惱怒地揚起手中的棒球,何生明嚇得躲到陳可怡的後,“別打我了,好痛。”

看著眼前狼狽不堪的何生明和陳可怡,葉沁如將手中的棒球狠狠地砸向他們,“從現在起,我們之間一刀兩段。陳可怡,記住了,你隻不過是撿了我不要的垃圾。”

葉沁如高傲地離開,在這份中是輸得徹底,但依然要保持自己的尊嚴。

……

回到葉家,葉沁如剛進大廳,就見沙發上的三人停止談,目齊刷刷地看向,顯然他們剛纔在談論。

“說吧,什麼事。”

葉沁如問得很乾脆,不是傻瓜。

自從繼母進門後,葉家早已不是的家了。

要不是因為這裡有和媽媽的回憶,早就搬走了。

“沁如,葉家現在遭遇財政危機。為了能讓顧家注資葉氏,你必須替心語嫁顧家。”

繼母姚芬說得理所當然,葉國強本來還在頭痛要怎麼解決葉氏的危機,沒想到這個時候顧家會提出結親。

雖然他們不明白顧家為什麼會選上葉心語,但能攀上顧家,真是燒了十輩子的高香了,怎麼可能放棄?

葉沁如直接拒絕了,“讓自己嫁。”

葉心語沉不住氣地了起來,“我纔不要嫁給那個變態,據說他已經瘋一任前妻了。傳言他有疾,我可不要守活寡。”

果然!

葉沁如就知道姚芬沒安好心,否則為什麼要讓替葉心語嫁過去?

“沁如,你想中斷你媽的治療?”

葉國強一句話就掐住了葉沁如的七寸,咬著瞪著他,半晌點頭,“好,我嫁!”

知道葉國強做得出來,因為他早就婚出軌了,葉心語才比小兩歲。糟糠之妻在他的眼中不過是個絆腳石。

“記住,你不能讓顧家退婚,還必須想辦法讓顧家盡快注資十億,否則……”

葉國強狠的神,讓葉沁如清楚地到他的威脅。苦地笑了笑,“為了我媽,我會按你的要求去做。”

葉心語和姚芬對視一眼,沒想到事會這麼順利。

“媽,沒想到那個活死人這麼有用,葉沁如這就答應了。”

葉心語不屑在撇了撇,“我還以為有何生明瞭,不會同意嫁顧家。”

“楊麗要不是用錢養著,早就死了。”

姚芬冷哼了一聲,“看在還有點用,我不介意花這點錢。葉沁如敢作妖,我會滅了。”

葉沁如站在樓梯頭的拐角,憤怒地拽手指。

姚芬膽敢對楊麗做什麼,不會放過姚芬。

至於何生明,若不是被發現劈陳可怡,也許會傻得為了他,和葉國強對抗。

真可笑啊。

第一次,葉沁如覺自己活得像個大傻瓜。

……

第二天,顧家派人來接新娘子,葉沁如穿著婚紗,最後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彎腰坐進婚車。

為了媽媽,別無選擇。

何生明的背叛,讓不再相信,那嫁給誰都一樣。

真是可笑,何生明為了自己的公司將賣了一次,葉國強為了葉氏又將賣了一次。第一次發覺自己還值錢的。

坐在車裡,葉沁如的臉上沒有一點新嫁孃的喜悅,有的隻是對未來的茫然。

一豪門深似海,嫁的又是頂級豪門,比海更是深不可測。

傳言顧慎言有疾,上一任妻子還在神病院中療養。

也許他真是個可怕的男人,嫁顧家後要步步為營才行。

【作者題外話】:喜歡本文的寶貝,記得投銀票一定要投在最後更新的一章哦,投在前麵的章節都屬無效票。切記切記!謝謝大家,麼麼噠!是沁如知道我們倆的關係,該氣得吐吧?”葉沁如隨手抓起角落的棒球,抬腳用力踹開房門,怒聲道,“我氣得吐倒不會,但我會打得你們倆吐是真的。”“沁如?”“啊……別打我。”葉沁如舉著棒球劈頭蓋臉的朝著那對狗男打去,打得他們倆扯著一床被子無可躲,尖連連。下了狠手,將心底的憤怒全部發泄出來。為自己的遭遇不值,為自己錯付了三年的不值。“那個男人是誰?”葉沁如憤怒地瞪著何生明,他整張臉已經被打腫了,早看不出原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