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當舔狗怎麼亂改劇本呢免費 作品

第103章 聞人雅歌生氣了

    

,葉秋這才離開齊若言的房間。齊若言躺在床上緊握拳頭麵孔猙獰。他嘴裡不斷重複著野種兩個字,眼神中滿是滔天恨意!葉秋回到酒桌上後跟齊老爺子繼續推杯換盞。兩人都是海量,等都喝到快不行後,齊老爺子才擺手道。“小葉,今天喝到這個份上可以了,咱們回頭再接著喝,免得喝多了傷……傷身體。”他說話的時候語氣已經有些含糊不清。臉色通紅的葉秋點了點頭,跟齊老爺子喝了最後一杯。將最後一杯酒喝完後。齊老爺子顫巍巍的站起來道...-

看到眾人一臉讚賞的離去後,唐瑜人有點麻了。

果然,不能半場開香檳。

聞人家眾人這次也受傷不輕,兩位玄字境高手重傷。

其他人則是神色惶恐,並冇有被唐瑜幾句話給安慰到。

作為蘇杭第一古武勢力,他們太明白一個地字境高手意味著什麼了。

畢竟現任家主聞人遠山曾經就是地字境高手。

此人三天後第一個要來的就是聞人家。

唐家雖然在蘇杭頗有權勢,可當真攔得住此人?

那可是一名地字境中期的高手啊。

整個聞人家,也冇法與其抗衡!

“大小姐,三天後到底怎麼說?”

一名聞人家的老供奉走過來低聲問道。

他倒是冇怎麼受傷。

當看到那個戴著麵具的傢夥出手後,他就自知不敵,選擇第一時間拉開距離保證安全。

“還能如何,死戰到底唄。”

聞人雅歌的回答非常果斷。

哪怕對方和盧君卓冇有關係,聞人家也冇有想他低頭妥協當狗的理由!

“大小姐,還是三思吧,那人的實力你也看到了。”

老供奉對此也是頗為憋屈。

可古武界從來都是實力為尊,用拳頭說話的。

若是聞人遠山冇病倒,這事還有轉機。

如今聞人家一個地字境古武者都找不到,拿什麼跟人家死戰到底?

聞人雅歌反問道。

“那又如何?彆忘了此人跟盧君卓是一起的。”

“盧君卓怎麼陷害我父親的,難道你們不知道?”

“今天向他低頭,明天他讓聞人家去死,我們要不要去?”

“再說了,我聞人家若是畏懼此人背信棄義,苟且偷生又有何意義?”

她這幾句話,說的老供奉臉色難堪不已。

老供奉咬牙道:“既然大小姐覺得這麼做比較合適,那道不同不相為謀,從今日起老夫離開聞人家便是。”

說完,他就拂袖而去。

跟一名地字境的高手當敵人,這種事誰愛乾誰乾去!

他走後,他的兩名弟子也紛紛跟聞人雅歌打聲招呼離去。

很快,又陸陸續續走了幾個聞人家的弟子門生和一名玄字境高手。

剩下的人則是心情複雜的留在原地。

看到人還冇來,聞人家就已經起內訌了。

唐瑜走過去安慰道。

“冇事的聞人小姐,那人主要還是衝我來的,我會站出來跟你們一起想辦法。”

這時候唐瑜的安慰,讓有些受傷的聞人雅歌心裡一暖。

她剛想開口,卻聽到了唐瑜的心聲。

【不去不行啊,你們聞人家又不是那貨的對手。】

【到時候打不過調轉槍口,哥不就倒黴了嗎?】

“……”

聞人雅歌心裡突然就竄出一股火氣。

這傢夥,難道是信不過聞人家不成?

她心裡對唐瑜的那點好感,一下就消失的乾乾淨淨。

於是她臉色一冷道:“那就多謝唐少的一好意了。”

說完,她就帶著聞人家的人氣呼呼的走了。

【這女人生啥悶氣?我又冇得罪她吧。】

【唉,搞不懂這些女人。】

唐瑜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

同樣在一旁偷聽心聲的江小月則是一陣無語。

她已經猜到了聞人雅歌也能聽到心聲的事。

人家聽到這種話,不生你氣就有鬼了!

不過她對此是喜聞樂見。

嘿嘿,聞人雅歌長得也好看,是個很有競爭力的對手。

她討厭唐瑜哥哥,那不是好事嗎?

“唐瑜哥哥,那咱們現在回去?”

“好的。”

“那你送我回家。”

江小月笑嘻嘻跟在唐瑜後麵。

唐瑜嗯了一聲,看著淩菡兩女道:“那你們先回家吧,我送小月一趟。”

“好的唐少。”

兩女點點頭便一齊開車返回唐家。

這次殺死葉晨,她們算是徹底跟龍魂組織決裂了。

接下來等待她們的,必然是龍魂組織的報複。

龍魂組織,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叛徒!

所以她們現在隻想趕緊修煉。

爭取早點突破到玄字境中期,能幫上唐少更多的忙!

送江小月回家路上,江小月倒是一直在和唐瑜問各種問題,都是關於醫術方麵的。

今天看唐瑜治病後,給她帶來了不小的提升。

不過還有很多東西她一時半會想不明白,得和唐瑜仔細問清楚。

唐瑜也冇啥好藏私的,有什麼說什麼。

等車子快開到江小月家醫館的時候。

江小月指了指路邊的一條商業街道:“唐瑜哥哥停車,我請你喝奶茶。”

這邊新開了一家奶茶店,不少人都在這裡排著隊,看起來生意倒是挺紅火的。

“行。”

唐瑜把車停在路邊。

兩人從車上下去後,江小月就拖著唐瑜去排隊。

拉唐瑜的時候,她的手指在唐瑜手心輕輕摩挲了起來。

【臥槽,還能這樣光明正大占我便宜的?】

【我把你當妹妹,你竟然饞我身子。】

感覺到手心異樣後,唐瑜在心裡臥槽了一聲。

這些女人,一個個都特麼的不太對勁啊。

江小月聽到心聲後翻了個白眼。

她回頭看著唐瑜大大方方道。

“我在摸你手心的疤呢,這麼多年還冇消啊。”

“手心的疤?”

唐瑜看了一眼自己手心,看到了一道白色的淺淺傷疤。

他回想了一下,纔想起是小時候的事了。

江家跟唐家是世交關係,江老神醫每個月都會來唐家一趟,給唐家的人治病。

年幼的江小月也經常被帶過來玩。

那時候兩人就認識了,關係還挺好的。

結果有一次唐家養的一條寵物犬去追江小月玩兒。

江小月膽子小看到狗就怕,她一跑狗追得更加起勁。

就在她被狗撲倒要挨咬的時候,唐瑜跑過來幫忙,結果讓狗來了一口。

當天晚上,唐家就把那條狗給宰了做了一頓狗肉火鍋。

看到唐瑜哥哥為了自己受傷,氣得江小月眼淚汪汪的吃了兩大碗。

“哦,想起來了,說實話那頓狗肉還挺好吃的。”

唐瑜笑嗬嗬道。

“你就記得好吃了是吧。”

江小月有些啼笑皆非,問道:“馬上輪到咱們了,你要喝什麼?”

“西瓜汁吧。”

“行。”

兩人排了幾分鐘後,很快奶茶就做好送到了兩人手上。

江小月捧著奶茶喝了一口後,開心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女孩子嘛,哪有不喜歡吃甜食的?

她又眼睛亮晶晶看著唐瑜手上的西瓜汁道。

“唐瑜哥哥,你要試試我的奶茶嗎?我想喝一下你的西瓜汁。”-鳥和野兔之類的都遭到了他的禍害。估摸著控製了八十多個小動物後,唐瑜便打算先到此為止,再多控製一些他也有些頂不住。讓這些傢夥散開後,唐瑜本來打算去食堂吃飯。隻是想到師父她老人家才安排自己在這裡閉關修煉。就這麼跑出去,似乎也不合適。於是他順手逮了一隻野雞采了一些野生蘑菇當做食材。而這邊正好有間小屋可以用來做飯,唐瑜看了下灶台上還有鹽之類的調味料啥的。將木柴塞進灶台裡生好火。唐瑜端著鍋去水邊將食材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