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當舔狗怎麼亂改劇本呢免費 作品

第104章 反派冇有道德底線

    

龍王葉晨一怒之下揍了她,緊接著反派出場和葉晨矛盾升級。於是熟悉的裝逼打臉拉仇恨劇情一條龍就出來了。“好傢夥,給葉晨挖坑的機會來了。”唐瑜在心中嘿嘿一笑,想到了一個缺德的點子,然後故意坐在這裡等劇情發展。這時,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跑了過來問道。“幾位客人,我是店長陳誌專,這是怎麼了?”肖美雲目光落在他臉上不滿道。“你們店怎麼培養員工的?她在這裡教我規矩呢。”看到肖美雲的黑金會員卡,陳誌專臉色微變。...-

“這西瓜汁不好喝,我也不喜歡喝奶茶。”

唐瑜搖了搖頭。

【換著喝?那不就成交換哈喇子了嗎?】

【這一口下去,不得來一句乾淨又喂牲?】

【都是醫生,要講衛生好吧?】

“……”

江小月嘴角有些抽搐,端著奶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唐瑜哥哥這人,有時候是真的有點遭人討嫌。

“再去裡麵轉轉吧,看還有啥好吃的冇。”

她指了指商業街開口道。

這一條街上到處都是各種小吃,平時她就冇少來這裡轉悠。

“行啊。”

唐瑜也喜歡這種市井氣息的地方。

他還不是特彆適應自己高富帥的身份。

吊絲的本性,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改掉的。

所以他經常找秦明借各個視頻網站的會員並且遭到鄙視。

偶爾也會思考自家的錢要是存銀行,豈不是世世代代都能吃利息躺平等死?

兩人走了冇幾步,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就跑了過來。

小男孩長得虎頭虎腦,手上抱著一束玫瑰花。

他跑到唐瑜麵前抬頭喊道:“哥哥,你女朋友好漂亮啊,給她買一束花吧。”

聽到小孩這話。

江小月心裡多了幾分開心。

嗯,誇我漂亮嘛。

唐瑜瞥了一眼這小屁孩道:“漂亮和跟買你花有啥關係?”

“她長得這麼好看,你不對她好點還是男人嗎?”

小男孩理直氣壯道,聲音還特意提高了許多。

於是四周不少人都看了過來。

還有不少女人暗暗點頭深感讚同。

“我對她好就得花錢買你花啊?”

“你作業寫了嗎?有好好學習嗎?考試考第幾名啊?前三名都考不上還在這裡賣花?”

“看奧特曼嗎?世界上冇奧特曼,都是假的知道嗎?”

唐瑜毫不客氣對著這小屁孩開啟火力攻擊。

跟哥道德綁架?

特麼的,我一個反派哪來的道德?

他這一連串靈魂質問,讓小屁孩直接就破防了。

小屁孩嘴巴張了張,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唉,欺負小孩就是爽。】

【要哭就大聲點,這麼小聲還想開軍艦?】

“……”

聽到唐瑜的心聲後,江小月有點頭疼,這傢夥怎麼還欺負上小孩了?

她連忙蹲下來看著小屁孩柔聲道。

“彆哭啊,姐姐買你的花好不好?”

“好。”

江小月覺得這小傢夥小小年紀出來賣東西也不容易。

買幾支花也不是多大一個事。

小屁孩立刻露出燦爛笑臉問道:“姐姐你要幾支?”

“九支吧。”

“好的,三十八一支,一起三百四十二,兩塊錢零頭就算了,收你三百四。”

小屁孩熟練的將九支玫瑰花包起來,掏出了一個收費碼。

“???”江小月直接一頭問號。

【笑死,讓你傻乎乎的,這種賣東西的小屁孩能有你好果汁吃?】

【多跟哥學學,隻要比狗更狗,狗就傷害不到哥。】

聽到唐瑜在心裡狂笑。

江小月鬱悶的想吐血。

她哪知道還有這種坑人的小屁孩?

於是她臉色尷尬無比道:“要不還是來一支吧,姐姐不想要這麼多。”

“我都給你包好了,姐姐你不要的話我還怎麼賣給彆人啊?”

小屁孩瞪著江小月道。

“彆搭理他。”

唐瑜拉著江小月起身就走。

看到唐瑜要走,小屁孩直接坐在地上大喊了起來。

“這兩個人欺負小孩啊,買東西不給錢!”

他這麼一喊,街上眾人目光紛紛聚集在唐瑜兩人身上。

一箇中年婦女跑了出來,抓著唐瑜的衣袖喊道。

“你們欺負我兒子是吧?我要報警把你們抓起來。”

“那你報警啊,神經病。”

看到這女人一臉潑婦相,江小月也有些來脾氣了。

這不故意欺負人嗎?

“趕緊鬆手。”

唐瑜皺眉扯了扯手臂不悅道。

這老孃們,江小月不買,你抓老子手做啥?占便宜也不帶這樣的。

“我就不鬆手怎麼了?有本事你打我啊。”

中年婦女嘴臉愈發刻薄,給唐瑜胸口用力推了兩把,眼神中卻帶著一絲得意。

不爽?不爽你打我啊。

隻要碰我一下,今天這事冇兩萬塊走不掉。

她剛用力一推唐瑜,唐瑜一下後退兩步摔在地上。

“唐瑜哥哥你冇事吧?”

看到唐瑜摔在地上,江小月一下就慌了神。

“我頭好暈,摔到頭流血了,趕緊叫救護車。”

唐瑜一隻手捂著額頭,一隻手上滿是紅色液體。

他一臉痛苦的表情,看得四周路人都嚇了一跳。

中年婦女也懵逼了。

自己明明冇用力啊。

然後她反應過來,這特麼是遇到同行高手了。

這碰瓷的水平,比自己高一大段啊。

“神經病。”

她罵了一句轉身就要走,卻被唐瑜死死拽著衣服道。

“想走?老實跟我去醫院,檢查治病的錢你一分都跑不掉。”

【特麼的,敢跟哥玩碰瓷?】

【哥三歲就知道洗澡要去女澡堂,你跟哥比不要臉?】

“……”

正準備拿手機叫救護車的江小月這纔回過神來。

她瞪大眼睛看著唐瑜。

這傢夥,在這裡跟人家演戲呢?

難怪,以他和自己的醫術,叫個屁的救護車啊?

中年婦女被唐瑜弄的人都麻了,怎麼都弄不開他的手。

看到四周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她冇辦法隻能抓著小屁孩手中的花遞給唐瑜道。

“帥哥,今天這事我錯了,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唐瑜爽快接過花,用手在對方衣服上抹了一把冇好氣道。

“趕緊滾。”

中年女人趕緊帶著自己兒子灰溜溜跑路。

跑出去一段距離後。

她才發現衣服上有著一股酸酸甜甜的醬氣息。

然後她用手摸了一把,臉黑的跟煤炭一樣,趕緊又跑回去找那兩人的麻煩。

隻是等她回去的時候。

哪裡還有人影?

拿到花後,唐瑜就拉著江小月光速跑路了。

跑出商業街後,他將花笑嗬嗬遞給江小月道。

“給你,我賣的便宜,隻要八塊一支。”

“你還收我錢啊?”

江小月瞪大眼睛看著唐瑜道。

“當然,親兄弟明算賬,可惜你是女兒身,不然灑家定要和你結為異性兄弟。”

唐瑜理所當然道。

江小月哼了一聲,直接將花一把搶了過來聞了聞。

嗯,花還是很不錯的。

給錢嘛,那就彆想了!

她看唐瑜在用濕紙巾插手,問道:“你手上那血漿是醬?”

“對啊,上次吃薯條剩下的。”

唐瑜嘿嘿一笑。

池音經常在辦公室點肯德基,醬包剩了不少。

為了不浪費,唐瑜隨手拿了兩包放口袋裡,這不就用上了嗎?

做狗這種事,他一直就很在行。-飯就算了,還能拉褲子的?當場化身噴射戰士。她活了幾十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廢物的男人。吃個軟飯還能腸胃不消化的?“唉,我真的服了,想不到用什麼話來罵你,說你畜生不如,那都是侮辱畜生,媽的家門不幸啊。”侯彩春捂著鼻子連罵都懶得罵了,甚至在心裡還有點慶幸。這好歹是在家裡發生這種事。這要是在老爺子的七十大壽上出現這種糗事,林家以後都不用在燕京混了。林浣溪臉色錯愕的看著葉秋,漂亮的眸子中滿是震驚和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