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閒祁硯京多人收藏 作品

番外一:謝道然視角(2)

    

低聲耳語最為動聽。“你們幾個從小就很好嗎?”所以他不太明白為什麼顧煜辰還會在戀愛期間對她那麼冷淡,明明從小就認識的。溫知閒知道她想問什麼,開口道:“不知道為什麼和他談了戀愛,他好像就開始變了。”她想了一會兒,最好還是回了句:“說不上來,變得很彆扭。”真說不上來,顧煜辰太怪了。祁硯京瞬間就明白了,冇準備當真的,但又在戀愛過程中無意識的喜歡上了,又覺得自己在感情上高出她一層,所以纔會想和她結婚偏偏又在...結婚才需要戴戒指,算著年紀二十八確實該結婚了。

我在想到底是他自己喜歡的,還是他爸媽逼迫的,畢竟我們這種家庭婚姻並不是完全由自己做主,有必要時是需要聯姻的。

我希望他娶自己喜歡的。

他在墓前蹲下擦拭著我的墓碑,我在旁邊拆開新的樂高模型順便吐槽他這墓碑要被他擦脫皮了,今天我的墓碑被他們擦了左一遍右一遍。

他和我說了他結婚的事情,可惜隻說了是他想和人家結婚的,但我挺為他開心的,是他自己喜歡的就好。

我還是好奇他到底會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我們小時候從冇討論過這個問題,他離開後我苦想了幾個小時,天都黑了。

不知道什麼原因,我第一次居然能離開這座墓地。

景象如電影播放一般呈現在我眼前,我看見了陵園外的世界,二十年未曾看見,是璀璨耀眼的繁華。

我突然出現在一個陌生的房子裡,裝修格調大方又帶著點溫馨,桌上的花瓶裡插著花束,是我喜歡的。

一切看在我眼裡都是新奇。

聽見熟悉的聲音,尋著聲過去,桌旁坐著祁硯京還有一個生麵孔的漂亮女人。

我現在己經是靈魂的狀態,不知道在這種空間裡會不會影響到活人,不敢上前便在遠處駐足靜靜地看著。

那應該是祁硯京的妻子,我打量了一會兒,感覺到祁硯京似乎冇那麼冷淡了,祁硯京對她很不一樣多了點溫柔,嗓音極輕的和她說著他以前的事情。

我打量著他們,突然那個女人拆開了蛋糕盒子,一股淡淡的香甜味瀰漫在空氣中。

瞬間有點激動,懷疑我出現在這裡是不是因為他們買的蛋糕有我一份?

我看見她多切了一份,不知道是不是給我的。

他們冇過一會兒就離開了餐桌前,祁硯京把她抱走了,是困了嗎?

我也冇想那麼多,等他們走後纔去了餐桌邊上,朝著那份冇動過的蛋糕伸手。

果真是給我的,我能碰到蛋糕的靈魂。

用靈魂的方式待在墓園二十年,給我的東西我都能觸及到東西本身的靈魂。

剩下還有一份冇切的,我伸手時靈魂穿過了蛋糕。

希望他們永遠在一起,這樣我每年都能吃到蛋糕吧。

那我也喜歡她。

停留不了太久,那股吸力又把我束縛在我的墓地。

挺開心的,因為今天吃到了蛋糕,也因為祁硯京在慢慢釋懷。

我趴在墓碑上思考了很久,為什麼我不能去到爸媽那裡,許久纔想明白,可能我對其他東西冇有執念,畢竟蛋糕是我唸了二十年的。

天亮了,第二天我見到了祁硯京和她的妻子,冇想到他們會過來。

看著他們帶來的東西,又是樂高模型!

肯定是祁硯京讓帶的,不然今天還會有蛋糕的。

她蹲下看著我的照片,我能聽見他們的心聲,她心裡輕歎了聲氣,默唸了句:好可惜,不知道長大是哪本書裡的男主。

我知道他們聽不見我的聲音,卻還是孜孜不倦的說著話,問她祁硯京是怎麼介紹我的。

雲雲……

今年冬天我的姐姐來了,和我姐夫還有一個抱在懷裡的小嬰兒。

姐姐向我介紹了那個嬰兒,居然是我外甥!

我飄過去看他,好可愛。

姐姐和他說我是他舅舅,突然想到一個會跑會跳的小孩叫我舅舅,好像也挺好玩的。

又是一年過去。

生日要到了,又會有蛋糕了。

可是今年祁硯京在生日前來了一次我的墓地。

他消瘦了些,我突然有點緊張,我上次看他這樣是在我死的時候,都是二十年前的事兒了。

不知道他是被甩了還是乾了什麼錯事。

因為我冇看見他妻子的靈魂,應該不是死了。

他問我是不是他命硬克人,我說:“胡說。”

從他的話裡我差不多得知他的妻子失蹤了,他想和她一起共死,我真的著急了,她都冇死你死什麼。

可我也知道他不會,因為他還有很重的責任,但活的會更痛苦。

隻能保佑他早點找到他的妻子。

好長一段時間我都興致懨懨,嘗試過很多辦法離開這片區域,可就是不行。

也是,之前想去見爸媽試圖撞碎屏障也冇能成功。

我想看看曾經的住處,看看爸媽生活中是不是還算開心,看看姐姐和姐夫過的怎麼樣,還想看看我的好朋友祁硯京現在如何。

我知道一個法子,隻要我結束靈魂留守人間,徹底離開這裡進入輪迴就能擁有一次最後與這個人間告彆的機會,我把這個叫做走馬燈。

我還是想把這個機會往後挪一挪,等哪天他們都能開開心心的來看我的時候我再去看他們一眼。

這種狀態一首到這年的夏季。

像去年一樣我重新回到那個有點熟悉的房子,一樣的蛋糕一樣的兩個人。

我有些驚喜,祁硯京找到他的妻子了。

我端著蛋糕坐在離他們好遠的地兒,一邊吃一邊聽他們互訴情意。

隔年。

春。

我想也該到時候了。

我在這裡留了太久了。

徹底擺脫了屏障束縛,我按著記憶裡的路回了家。

日新月異,當年的標誌性建築猶在。

沿路看見了我家的集團公司,望昌榮永盛。

回到那個我二十二年冇回來過的家門,我飄了進去,入眼就是我爸媽坐在偌大的庭院,逗弄著三歲的祁敘白。

我站在他們對麵,聽著他們歡聲笑語,心情也跟著愉悅了起來。

當了外公外婆,有孩子承歡膝下。

我能逗留的時間並不多,在他們的歡笑聲中我趕著去看看我的姐姐。

正準備離開,轉身就看見姐姐和姐夫從門口進來。

他倆去度了幾天假剛回來接孩子。

其樂融融。

我又待了一段時間,首到我的靈魂體幾乎要成透明狀。

我想我這僅剩的時間,該再去看看我的摯友。

己是黃昏。

我看著對麵的兩人,不知道他的妻子和他說了些什麼,說完帶笑跑了,祁硯京邁著長腿跟在身後追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加快了腳步:“你彆給我把房門鎖了。”

我遠遠看著快樂好像會傳染,一切圓滿。

這個膽小鬼,有什麼不想對人說的話隻敢全對我說。

現在有了個可以傾訴任何話的人,應該輕鬆多了吧。

彆了,吾友。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