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根 作品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

    

綠色瀑布,向後一甩!這綠氣呼嘯間,直接轟然而出,好似長虹貫空。王林的寂滅指風剛一碰到這綠氣,便被立刻吞噬,黑色的指風,剎那間成為了綠色,隨機崩潰。辰龍的劍化龍魂,也在咆哮中,與那綠氣瀑布撞在一起,轟隆隆的巨響募然而起。龍魂崩潰,期內寶劍彎曲扭著飛回,被辰龍抓在手中。“爾等小輩,也敢惹老夫貪狼!!”貪狼大喝中,身子快速退後,眼看就要沖出了四周蚊獸的包圍。若被他沖出,以此人神通,無論是戰是逃,都將操控...天運子的聲音在這大古神境內回蕩,從這飄著七彩雪花的山峰中向著八方散去,其龐大的身子,此刻化作滔天黑霧,帶著其不甘,帶著其瘋狂,直奔王林而來。

他不甘心,他等待了那麼長的時間,等待了一次次的輪回,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可是卻沒想到,一切竟是這樣。

王林騙過了所有人,即便是他天運子,也從未想到,一切,原來不是王林的夢,而是那戮默的道。

天運子,此刻內心充滿了一種荒誕的感覺,這種感覺足以讓他發狂,他身為這定界羅盤的器靈,曾經在這定界羅盤中親眼看到了王林一次次的輪回來到這裡,一次次的消散。

直至那最後一次,他親眼看到王林轟開了這羅盤,在其消散後,他天運子,從這羅盤內走出,在走出的那一剎那,他狂喜的仰天大笑。

他不知道自己的來歷,在他的記憶中,他在無數歲月前,第一次蘇醒時,就成為了定界羅盤的器靈。

他也不知道這定界羅盤是誰創造出來,沒有記憶的他,在此盤內茫然了很久很久”直至看到了王林藉此盤借來,看到了王林在那輪回中一次次的消散,直至他被釋放出來。

在放出的一瞬,他被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充斥了全身,他覺得自己即將要獲得了自由,他不願意在那羅盤內如囚禁一般繼續存在下去。

所以,他想要奪舍,他要奪舍王林!

在他看來,這仙罡大陸一切眾生都是虛假的,唯有王林是真實的,有真實的身軀,所以,他要奪舍,且在他分析一旦自己奪舍成功,具備了王林的肉身,他將會完整的成為踏天境之修,到了那個時候,他就可以真正的自由。

再也不用被困在這羅盤內成為器靈,雖然有時候,他覺得自己除了是器靈外,似也還是此盤的守護者。

但無論如何,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由!

他甚至已經想好了,一旦自己獲得了自由,一旦自己成功的奪舍,他要去尋找自己的來臨,尋找到底是誰,讓自己成為了這器靈。

甚至在他看去,奪舍成功後這定界羅盤也會成為他的至強法寶,此物,他身為器靈,比任何人都知曉其強大。

且此物除了其強大外,最重要的一個作用就是可以讓人離開逆塵界!

至於這定界羅盤的來歷,他也曾想過,隻是一片模糊,沒有記憶。他不知道此物是誰創造出來,如不知道自己為每會在裡麵一樣。

他隻知道,這一切在自己成功的自由後一定要去尋找一個答案。

可此刻,他的種種打算,卻是在王林那一番話語中,完全崩潰,他沒有了希望,隻剩下了絕望與憤怒,還有恐懼與不甘。

他瘋狂的沖向王林,那滔天的黑霧發出尖銳的呼嘯在臨近王林的一剎那他看到了王林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王林抬起了右手看著籠罩在前方撲來的黑霧,輕輕一揮。

“當我掌握了輪回時,我已然踏天。“王林平靜開口,揮手間,卻見那滔天的黑霧在其麵前立刻發出磁磁的聲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大範圍的消散。

“我不甘心!!王林,我不甘心啊!!!“天運子淒厲的慘叫,那消散中的霧氣翻滾,最終凝聚出了一個碩大的頭顱,此頭顱的樣子,與天運子迥然,他相貌堂堂,看起來是一個中年男子,在他的眉心中,有一個五角星圖案閃爍,隱隱的,似在那五角星圖案內,有一隻鶴的虛影掙紮。

這一切隻是剎那就散去,那中年男子的頭骨散開,卷動了此刻殘存的所有黑色霧氣,於瞬息間,化作了一隻巨大的黑鶴。

那黑鶴仰天淒嘶,直奔王林再次沖來!

在其臨近的一瞬,王林雙目露出寒光,他身子向前邁出一步,右手驀然抬起,在那黑霧所化之鶴來臨中,一把掐住了此鶴的脖子。

那黑鶴不斷地掙紮,嘶吼中,王林眼中精光一閃,右手狠狠的一握,隻聽轟的一聲巨響,這整個太古神境大地劇烈一顫,天空更是渾濁起來。

那黑鶴,全身崩潰。

天運子的神識混亂,隨著那黑鶴的崩潰,就此瓦解,在其最後的一絲神智毀滅前,他似想起了一些往事,想起了一些在他的記憶內,他本以為不存在的思緒。

“道晨漿“我的家鄉…“”天運子喃喃,神識全部散去,徹底的死亡。其鶴身化作無數黑氣散開,在那諸多的黑氣內,有一道明顯的灰氣,一飛而出,直奔後方,在王林的目光下,他看到那灰氣沖入那與天連線的橋,融入進橋後那虛幻之內,不見蹤影。

這灰氣上,沒有天運子的氣息。

目光一閃,但王林卻沒有絲毫意外,仿若早就知曉這灰氣的存在一樣,隻看一眼就沒再去理會,而是右手手掌伸開後,向著那散開的黑氣使勁一握。

這一握之下,卻見那黑氣從擴散中驀然倒卷凝聚,在這不斷地凝聚下,於王林的手心內,縮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氣團。

這氣團的顏色,不是黑,而是九色繚繞,極為美麗。

“一界本源…””王林看著手心內的氣團,目中不再平靜,而是露出了激動,他深吸口氣,左手虛空一揮,頓時一具棺木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那棺木內沉睡著一個女子,相貌並非絕美,但卻透出一股溫柔,她閉著眼,一動不動。

“婉心“我曾說過,天讓你死,我也要把你搶回來!“王林摸著那女子的臉,喃喃中眼內流下了淚水,那淚水滴落,滴在了女子的臉上,順著其臉頰淌入其嘴角。

“我做到了!婉兒,數千年的時間,我做到了!…”王林神色柔和,把右手上的那九色氣團,輕輕地按在了這女子的眉心,默默地看著那氣團融入女子體內,靜靜的看著她,如時間成為了永恒。

隻是他的神色,卻是帶著在他身上極為罕見的緊張,王林此刻很緊張,他咬著下唇,望著那女子。

“婉兒,活過和“活過來…”睜開眼,睜開眼看看我…”王林輕撫著李慕婉的秀發,喃喃不斷。

修魔海外的一次相遇,如緣定了三生,不忘丶不棄…”

那一次呼救的柔弱,那帶著彷徨的雙眸,在那一刻,讓在那地底遁走發現不妙後隱藏身影的王林,猶豫了一下,抬起了頭…”

如果,他沒有抬頭,或許,一切都將不一樣了。

修魔海中的數年,在睜開眼的一瞬,他看到的那在洞口處嬌弱但卻堅韌的身影,他的心,顫動了一下,那一句“不要怕,我帶你去殺人…“”他不知是如何說出,隻是知道,在那一瞬,這話語,是自然而然的…”

那青龍大陣上,以心血刻著鱗片,化作保命玉簡的嬌軀,那蒼白的臉,讓他心痛,但背負著血海深仇的他,卻隻能閉上眼,告訴自己,忘記。

雲天宗內的一幕,當聽著那琴音,看著那閣樓內的女子身影,看著那身影中蘊藏著蕭瑟,王林知道“自己,忘不掉。

我左手是修魔海短暫的因果,右手一個百年寞長的打坐…”

“婉兒,睜開眼,醒來…”還有平兒,他也會蘇醒,你會喜歡這孩子的…“王林流著淚,喃喃著。

歲月亦沒有等我,你““”何時來帶我起“

“婉兒,我是王林,我們是夫妻,讓我來帶你趙“王林眼中的淚水,更多了,他望著李慕婉,他等了數千年,隻為這一天。

那山穀內的溫馨,那回頭時看到的身影,那一幕幕往事,在王林的腦海內永恒一樣,他無法忘記,他不願忘記,他不能忘記。

直至他看著李慕婉紅顏白發,漸漸衰老,慢慢的走完了餘生,在閉上雙眼的那一瞬,王林的心,從未有過的痛,他如發狂一樣,他不能讓李慕婉就這樣的離去”他要將其搶回來!!

在失去以後,想要再擁有,哪怕結果是一次次觸動封塵的記憶,哪怕一次次走在那悲傷的深淵,也“無怨無悔。

“婉…”醒過和“婉兒…“王林看著那沉睡的女子,淚流不止。

我顛覆了整個天地,隻為了擺正你的倒影。

我逆轉了整個蒼穹,隻為了那天,遮不住你要睜開的雙眼。

我轟開了無窮虛無”隻為了開啟一條路…”讓你找到回家的方向。

“婉兒,我是你的丈夫,我要你睜開眼,蘇醒!!!“王林仰天淒吼,時間已經過了很久,但那棺木內的女子,卻是依舊閉著眼,這讓王林無法接受,也絕不能接受!!

“…”不要哭…””在王林抬頭淒吼的一瞬,一隻帶著溫暖的玉丶手,緩緩地抬起,摸到了王林的臉。

王林全身一震,低頭中,他看到了睫毛輕顫,睜開了眼的李慕婉。

那雙眸內,蘊含了數千年依舊的溫柔,還有那讓人心疼的憐惜。

感謝tongliang、H77的柒三柒四、超極大胖、心之所感、清江香茶、名落月星影、晨光路西法八位道友的冬日熱情,登臨盟主之列,助王林一步踏天,耳根萬分感謝,特請各位暢飲大牛家“果子…“願諸位新年新氣象,一步一登高!(在了星空,出現時,回到了修真星的山峰之上,盤膝坐下,呆了半響,神色中依然還是難以相信。半柱香後,王林雙目一閉,心神散開,在他的體內元神之上,漂浮著一個漩渦小球,其內,便是呼風喚雨界 這呼風喚雨界盡管在王林體外隻有千丈大小,可在他體內時,漩渦小球內卻是無邊無際眼下其內,好似一個世界,有眾多大陸漂浮,這些大陸,均都是封仙印崩潰所化…在那大小不同的眾多大陸上,存在著一個個戰魂,這些戰魂沒有淒厲之聲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