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質問

    

輕嗤一聲,紛紛離開。秦煙覺得有趣,起身也準備離開,臨走前往樓下瞟了一眼,腳步卻驟然頓住。沒看錯吧……這鐲子不是她的嗎?!鐲子和那個帶“煙”字的項鏈是一對的,項鏈剛丟了不久,她在霍家怎麽也找不到,而這個鐲子則是三年前在海邊丟的。她還記得那天自己看著山崖上那輛車直直衝進海裏的場景,她救了車上的一個男人,但顯然是一場謀殺,她不原意過多參與,隻是確保人還活著就離開了。回到家才發現自己鐲子消失不見,再返回那...眾人的視線都聚集在秦煙的臉上,臉色難看。

有人甚至當場怒罵出聲:“醫院本來就是救治人的地方,你竟然幹出這麽黑心的事情!還有臉在這裏指控別人?!”

“我現在就恨自己當初還相信了你們醫院,把父親送進去過。也不知道吃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現在想來,他的病情一直沒有好,會不會全部都是因為你們在背後搗鬼!你說,你是不是拿著他去試藥了?!”

這人說著就要往前衝。

還是一直站在秦煙身邊的雲溢山眼疾手快,直接上前將人給推開了。

“說話就說話!你還想動手?!你現在這麽空口白牙誣陷人,要是之後查出來不是我們蘇氏醫院搞的鬼,到時候看你們怎麽沒臉!”

“你們都是一夥的!我不信!”

場麵一時白熱化起來。

警車呼嘯的聲音突然響起。

顧明一愣。

誰報了警?

他正打算將輿論最大化之後,再去報警抓秦煙,到時候他在秦煙醫院裏頭放進去的人證物證,也好起作用。

沒想到他還沒有報警,警察就先來了?

難道是因為這裏有直播,觀眾幫忙報的警?

想著,警察已經到了跟前。

顧明定下心神。

不管是誰報的警,最後結果都是一樣的。

大不了就是跟著兒一起去做筆錄,秦煙今天是跑不掉的。

“警察同誌!”顧明立馬上前,笑著迎上了警察的目光,“你們可算是來了!這個人黑心辦醫院,還視人命如草芥,竟然在醫院裏麵私自搞實驗,快把她抓起來!”

顧明轉手一指,直接指向了秦煙的方向。

秦煙眯眼,和顧明對視。

顧明昂首挺胸,一副正義之士的模樣。

四目相接,他甚至扯了扯嘴角。

看什麽看?

你死期到了!

然而下一秒,他的手上驟然多了一個冷冰冰的東西。

“哢嚓”一聲,手銬就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顧先生,您犯罪違法的事情已經有足夠的證據,我們接到報案之後已經去進行了詳盡的調查,現在正式扣押!”

顧明一愣,頓時大喊出聲:“憑什麽抓我!搞實驗的人又不是我!警察同誌,你們好好看看,這裏都是證據!我不知道是誰報的案,那個人肯定是居心叵測啊!您千萬不要相信別人的……”

“那個證人的化驗結果出來了,但同時也提供了口供。是你們往他的身體裏麵注射了大量物知,提供巨額的費用,讓他為你們所用,並且親口跟他商量好今天用來指證的話。這一點,我們已經有了足夠的判斷。”

什麽……

那個人竟然供出了他?

為什麽?不可能啊!

“這不可能!”顧明掙紮起來,“我是冤枉的!你們冤枉好人!”

“為什麽不可能?”冷冽的嗓音驟然在夜空中炸響。

秦煙一步一步,朝著顧明的方向走去。

顧明抿唇,渾濁的雙眼就對著她的方向,裏麵也彌漫著黑霧,神情像是恨不得將秦煙拆吃入腹一般。

“因為你手裏捏著他父母的命,是麽?”秦煙一字一句問。給我們小姐比得臉上無光!”“小姐一去,保準把霍大少勾得魂都沒有了!今天她還特意穿了件……”傭人指了指自己的內衣。眾人鬨笑。結果話音還沒落,窗戶裏就丟出來一個人。所有人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那,那個是……”“哎呀!是小姐!”“快來人啊!小姐落水了!天呐!這是怎麽回事!”……白清漣被打撈上船,渾身發抖,頭發也貼在了臉上,狼狽至極。她哆嗦著看向遊輪,手指在身側掐了掐。不可能!為什麽他連餘光都沒看自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