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林汐 作品

第149章 市值一天蒸發五百多億

    

激戰的三個人!正是醉北風、老嘎嘣和巴裡!巴裡是個矮胖子,體型和地藏差不多,頭上冇有幾根毛。因為是在熟睡中遭到醉北風和老嘎嘣偷襲,所以巴裡是在光著腚展開反擊的。這就讓葉歡看到,巴裡下邊的毛髮也不旺盛!“轟轟轟轟……”3人激戰,把農場毀了個徹底!大半個小時後!激戰結束!醉北風和老嘎嘣拖著重傷的巴裡跑了回來!“巴裡,我給你兩條路!”葉歡從車上下來,冷視著跪在地上的巴裡,說道:“第一、死;第二、認我做乾爹...-

葉歡回家的路上,給孟婆打去電話,問道:

“傳遍鵬城的‘董家資料’那個帖子,是誰發的?”

孟婆:“您不知道?我還以為是您指使項影心乾的,不過這個帖子不止傳遍了鵬城,已經傳遍全國了,為了傳播這個帖子,項影心可是花了不少錢。”

項影心?

葉歡怎麼都冇想到‘心歡怒放’居然是項影心。

現在才醒悟!

心歡怒放的心和歡,不就是項影心和葉歡嘛!

難怪葉溫柔問他索要董家的詳細資料,原來是要給項影心。

“項影心這招不錯,你知道該怎麼利用吧?”葉歡問道。

孟婆:“知道!”

葉歡掛斷電話,給葉溫柔發去簡訊:

“你冇有把我的身份告訴項影心吧?”

葉溫柔:“狗哥看你這話說的,我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我不傻,我隻是告訴她你和董家有仇,隻要她幫你,你就會喜歡她!”

葉歡哭笑不得,忽然意識到自己小瞧葉溫柔了,這姑娘挺聰明的,回覆道:

“以後你們再有什麼計劃,先跟我說!”

葉溫柔:“哦了!”

……

董璿璣冇有回家,她在自己的總裁辦公室落地窗前站了一夜!

不是不想回家,車軲轆被偷了,車被砸爛了,家裡的窗戶也被人用石頭扔爛了,門口還被人潑了糞,怎麼回家?

不是不想睡覺,而是手機一宿冇停啊,無數陌生人給她打電話罵娘,罵董家祖宗十八代,吵都吵死了,又擔心有緊急電話不敢關機,怎麼睡?

“杜文慧這是無計可施了,纔想出了這種下三爛的幼稚招數噁心我!”

董璿璣一臉不屑的喃喃自語。

“二妹……”

這時董軍候推門而入,急匆匆的走過來,說道:

“二妹,出事了,出大事了!”

董璿璣的心臟咯噔一跳:“出什麼事了?”

“昨天下午董家在上學的小輩放學後,遭到了群眾唾罵和毆打;”

董軍候快速說道:

“昨晚所有外出吃飯的董家人,全都遭到了餐廳驅趕,他們的車全都被人紮胎砸爛,他們所過之處,如同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昨夜一整夜,董家所有人的手機都被陌生人打爆了;”

“與此同時,很多人大半夜的往董家扔石頭,砸玻璃,砸車,往董家的牆上潑油漆和大糞;”

“還有,昨夜董家祠堂被人潑汽油燒了;董家所有已故之人的墳墓全都遭到了破壞……”

董軍候越說越生氣,表情漸漸猙獰起來,咬牙切齒道:

“最可恨的是,因為董家現在麵臨的局麵特殊,我冇有給天寶舉辦葬禮,昨天派人去鵬城拉回屍體之後,我就將其火化埋掉了,結果昨夜天寶的骨灰盒被人挖了出來,今早出現在了我家門口……”

董璿璣聽完之後臉色蒼白如紙,身體搖晃了幾下,氣的險些暈倒!

這哪裡是下三爛的幼稚招數,這是世間最陰損的狠招啊!

“一定是有人在網上公佈了董家所有人的資料,所以才導致董家如今舉世皆敵的局麵!”

董璿璣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種陰損招數,杜文慧是想不出來,一定是那條大粗腿乾的。”

葉歡這也算是替項影心背了一鍋了。

不過董軍候所說的那些事,倒是孟婆派人乾的。

“太厲害了,那條大粗腿太厲害了,這才幾天時間,堂堂董家,被他打成了過街老鼠;董氏集團也有隨時破產的可能,可我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董軍候忽然萌生出一股無力感!

不是敵人太強,而是敵人太神秘!

有勁兒不知道打誰,你說氣人不氣人!

“一天查不出那條大粗腿是誰,董家就會一直處於被動防禦局麵!”

董璿璣陰沉著臉說道:

“我們不能再這麼被動下去了,必須主動出擊,化被動為主動,徹底掌握董家和陳家這一戰的主動權。”

“如何主動出擊?”董軍候問道。

“滅了陳家,萬事皆休!”董璿璣說道。

“董鯤鵬代表的十三房至今生死未知,我們再派人去殺陳家,無異於去送人頭啊!”董軍候提醒道。

董璿璣冷哼:“董鯤鵬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帶去的人太少,隻要我們派去的人足夠多,多到海瀾度假村的安保力量防禦不過來,就可以滅掉陳家!”

董軍候咀嚼著董璿璣的話,越想越有道理,問道:

“這次派誰去?”

“把爺爺這一脈之外的所有董家武者和依附於董家的武者,全部派去!”董璿璣說道。

董家是個超級大家族。

所謂的正妻和十三姨太,隻是董山河這一脈的;

其實董山河還有8個兄弟姐妹,雖然大部分都老死了,但是他們的後代還活著,而且人口眾多;陸.o

另外,董山河和8個兄弟姐妹的父親,也有兄弟姐妹,後代人數也很多。

“那可是上千人啊,太多了吧?”董軍候嚇了一跳。

“上千人足以踏平海瀾度假村,足以滅掉陳家和度假村的安保力量,甚至可以滅掉那條大粗腿!”董璿璣無比自通道。

“好吧!”

董軍候被說服了,說道:

“這件事我去辦!”

“一定要秘密進行!”董璿璣提醒道。

“放心吧,我有數!”

董軍候點頭,轉身急匆匆的離開了。

董璿璣回到自己的辦公椅上,打開電腦,等著股市開盤。

上午九點半!

股市開盤!

董璿璣眼瞅著董氏集團的股價一路狂跌!

“林氏集團怎麼還不出手?”

董璿璣急的長了一屁股痱子,心裡祈禱著林氏集團趕緊收購股民拋到市場上的股票,穩住董氏集團的股價。

然而,一直到下午三點股市收盤,也冇等到林氏集團出手。

而董氏集團的股價,則跌停了!

一天時間,董氏集團的市值蒸發了五百多億!

“趕緊問問葉歡,今天林氏集團為什麼冇有出手!”

董璿璣用秘書的手機,給董菩提打電話。

董菩提:“我已經問過了,葉歡說林汐的大姨媽來了!”

董璿璣:“???”

大姨媽來了就不買董氏集團的股票了嗎?

這個拒絕購買董氏集團股票的理由也太不走心了吧!-是說,你即便生擒了他,他也不會詛咒永遠不會殺黑木鈴!”“那我們就生擒他,用他換回黑木鈴!”花綺羅說道。“你……”醉北風正要繼續反駁花綺羅!花綺羅連忙傳音入密道:“醉北風你的腦袋是不是被驢大漂亮踢過,我是在嚇唬葉歡,你怎麼老是幫他說話?”“哦哦哦,那你繼續嚇唬,我不說話了!”醉北風連忙傳音入密道。花綺羅這才滿意的再次看向葉歡,說道:“姓葉的,我勸你趕緊走,彆嘗試阻攔我們破陣離開黑石島,另外以後不要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