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香蕉 作品

第一二〇一章 幾回落葉又抽枝(四)

    

呆呆地看著她,過了片刻,語氣平緩地開口說道:“啊…好可怕啊…”錦兒便失了興致。撇一撇嘴。跟隨她過來的另一人男裝打扮,頭上戴了頂書生帽,麵上笑容明媚清澈,卻是雲竹。她的笑容,與年關那段時間相比,已然大不相同了。剛剛探出來時,她的臉上甚至也做了個類似於“鬼臉”的表情,隨後倒是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立恒今天沒出去呢。”“上午剛從相府回來,下午事情不多。所以我在練字。你們剛到?”“方纔在外麵見了檀兒,才...請先收藏此頁81zw,方便等下閱讀,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節 作為捕蛇者,許應一直老老實實勤懇本分,直到這一天,他捉到一條不一樣的蛇…三月初一,神州大地,處處香火裊裊,守護著各個村落、鄉鎮、城郭、州郡的神像紛紛蘇醒,享受黎民百姓的祭祀。然而,從這一天開始,天下已亂。本書又名《九九六修仙》《零零七也修真》《內卷》《捲到死》《誰TM也別想飛升》《好坑》《坑大坑深》《扶我起來》《三十五歲那年,我的福報來了》及《許大妖王現形記》等!

猩紅降臨Шww.81zw/book/78888/

猩紅降臨Μ.81zw/book/78888/

生命惡魔、規律惡魔、知識惡魔、命運惡魔、戰爭惡魔…當種種詭異的力量入侵,世界從此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端。有人奉其為神明,作為代言人行走在大地之上。有人選擇在猩紅的夜晚,飲上一杯烈酒,舉起了手裡的獵槍。。

重回過去,姚遠一心一意隻想浪啊呸,隻想沖浪!

宋太祖趙匡曾言:“宰相須用讀書人。”簡單的說,這是寒門學子官至宰相的故事。

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

深空彼岸wщw.81zw/book/57181/

深空彼岸.81zw/book/57181/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麼?

半仙wщw.81zw/book/54262/

半仙.81zw/book/54262/

深山有道觀,香火早凋零。鄙人不才,年方十九,打小就是一名道士,上有師兄十數位,下惟餘最小,俗稱關門弟子。師門太窮,師兄們難耐清苦,幸掌門師尊豁達,任由眾師兄散夥而去。後有三位師兄迷途知返,年紀頗大,皆有四五十。蒙師尊垂青,逝前傳掌門之位於小道,然無論年歲或資歷皆不能服眾,三位師兄不服。師門不幸,小道不是軟柿子,絕不退讓,與之內訌。山下村中,有新舉人,乃小道發小,師尊逝前亦有交代,護送其進京趕考。義不容辭,且容小道人間走一遭,回來再與眾師兄鬥!QQ書友群:766900664(舵主群)163628634(普通 都市極品醫神葉辰wwШ.81zw/ebook/1419/

都市極品醫神葉辰㎡.81zw/ebook/1419/

火爆爽文“古武者?地獄歸來?華夏第一人?我惹不起?不好意思,在我麵前,都要跪下!”五年前,家族覆滅,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但是五年後,他帶著一身逆天術法強勢回歸!更可怕的是,他背後還站..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階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乾凈。更為可怕的。不過,展五也隻是恭恭敬敬地行禮,對望,沒有說話。就這樣沉默了許久,意識到眼前的男人不會動搖,樓舒婉站了起來:“春天的時候,我在外頭的院子裡種了一窪地。什麼東西都亂七八糟地種了些。我自幼嬌生慣養,後來吃過很多苦,但也從沒有養成種地的習慣,估計到了秋天,也收不了什麼東西。但現在看來,是沒機會到秋天了。”她口中的話語簡單而冷漠,又望向展五:“我去年才殺了田虎,外頭那些人,種了很多東西,還一次...